年轻妈妈占有了儿子的第一次

我一把把她抱住,刚洗过澡的肉体有股淡淡的女人清香,我把头埋在她脖颈处,深深吸了口气,赞叹道,好香。
女人咯咯咯地笑,笑的枝花乱颤。我还是个小处男,以为女人在笑我没见过女人,「恼羞成怒」,张嘴咬在她胸脯
肉上,满嘴滑腻。啊,女人尖叫,好痒,小坏蛋,不要动那里。我知道女人身体很敏感,但我已经兴奋起来,老二
跟烫红了的铁棒,戳在女人的小腹上。女人嗯呢一声,被老二戳的软了下来我的手在她背后乱摸,这会儿按在女人
丰满的屁股上,手感可以让再坚强的男人也化成绕指柔。两堆屁股肉在我的大力揉搓下,不断变幻形体,股沟被埋
在深处,我得把屁股扳开,才能触摸到我朝思暮想的肉逼,以及迷人的菊花。正当我的手沿着股沟要下去的时候,
女人突然挣开我的怀抱,咯咯咯地笑着靠在墙上,一脸戏谑地看着我。

我垂头丧气地看着女人,撒娇道,妈,你能不能别折腾儿子,我好想要你,现在。
女人穿着透明的纱衣,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翘起的乳头和下阴处的黑漆漆的阴毛。我的目光灼热地看着这些迷人
风景,情不自禁地咽了口水。我突然蹿了过去,又一把把女人抱住,还没等她惊呼,我就吻在了她朱唇上,舌头木
讷地想要撬开美女嘴,但只能干着急地在外面瞎转,就是进不去。我急的气急败坏,却发现女人的嘴已经松开,滑
腻的舌头从对面伸了过来,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大乐,贪婪地和这条小妖精缠绕,乐不思蜀。我的双手抓在
女人胸前,一对E 罩杯的乳房被我抓在手里,但实在太大了,嫩肉从我指间滑了出来,我根本无法一手掌握大概过
了4 、5 分钟,女人突然使劲把我推开,气喘吁吁地看着我,满眼的怜爱和嗔怪。她的脸已经通红了,纱衣更是被
我抓的乱糟糟。我满眼通红,已经被情欲占领了所有思维。我用颤抖的声音说,妈,我想要你,今晚给我吧。女人
这回没有立即拒绝我,沉默一会儿后,坐到沙发上,并招呼我也过去我挤在妈妈身边,一手把她搂在怀里,这个生
我养我的女人此刻像一个女孩,柔弱的身体轻轻颤抖着。我一阵怜惜,在她的额头亲了亲,说,妈妈,这么多年你
辛苦了,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我要你以后都享福。妈妈显然很高兴听到这话,双手环在我腰上,说,算你小子有
良心我的妈妈叫李敏,35岁,年轻时和一个水手认识,生下来我,然后那男人就杳无影踪了。妈妈一个人把我拉扯
大,生活太辛苦了,也想过要找个男人依靠,但看到小小的我,怕我受委屈,就一个人撑到了现在,还好我现在长
大了,可以帮妈妈打理生意上的事。!

我的妈妈太年轻,而且非常的漂亮,我们走在一起的时候,别人总是用看情侣的眼光看我们。起初妈妈很不好
意思,但后来就习惯了,还很自豪地环着我的臂弯,甚至人少的时候会把头靠在我肩膀上。我正是青春期,有次在
房间里偷偷看A 片,不巧妈妈看见,我们当时都愣住了,妈妈一句话都没说就退出去了。
那晚她和我谈心,说到这些年她的苦,我第一次以一个男人的心态把她抱在怀里,我们就这样睡了一晚。从那
以后,我们渐渐有了爱意,我从小对妈妈就爱慕的不行,而妈妈也太需要一个男人来依靠了。外面的男人她不放心,
自己的儿子才是心头肉,什么都可以交给他。
我用额头抵在妈妈额头上,在她高挺的鼻梁上吻了吻,看着她的眼睛说,妈妈,我爱你。妈妈羞涩又高兴地嘟
起嘴唇,说,人家没听清呢。我大声喊道,妈妈,我爱你。妈妈吓了一跳,嗔怪地打了我一下,这么大声,让别人
听到怎么办。我说儿子爱妈妈有什么不对吗。妈妈娇哼了一声,我看她实在太可爱,就深深地吻了下去。妈妈明显
很动情,双手环过我的脖子,紧紧地抱住我。我们吻的几乎要窒息了,才分开。我实在忍不住了,鸡巴早就顶在了
妈妈的三角地带,那里早已湿热的不行。我的吻落在妈妈的耳朵上,脖子上,然后是胸前,然后,我把妈妈的纱衣
撕掉,抓住左边的乳房就吃进了嘴里。

妈妈的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娇嫩嫩的,我用舌尖在乳头上舔来舔去,用牙齿轻轻咬噬,妈妈哼哼唧唧的,像痛
苦又像性奋。这样玩了十几分钟,妈妈最先忍不住了,她的手抓在了我的鸡巴上,开始撸管。我投桃报李,右手伸
进了妈妈的三角地带,我第一次摸到了妈妈的逼,阴毛很多,据说这样的女人性欲很旺。妈妈的逼早就湿淋淋的了,
我的手一碰,她就张开了小嘴,一声压抑了许久的呻吟回响在我耳边。
妈妈撸我的鸡巴也更快了,我还是小处男,没多少抵抗力,大概忍了5 分钟,就想射了。我就说,妈妈我要射
了,你呢。我的手指早就伸进了妈妈的逼里,那里淫水泛滥,一片沼泽。妈妈淫荡地说,儿子,我也要泄了,快,
快,再用点力,啊,啊!我们一边相互说淫话,一边相互手淫,很快就在一阵颤抖中,我射了,妈妈泄了,我们一
同到了高潮。
我躺在沙发上,妈妈则躺在我身上,我的手在她屁股上抚摸,然后摸在她的逼上,沾了一手的淫水。我戏谑地
把湿答答的手给妈妈看,妈妈满脸通红,一口咬在我胸前,然后又用舌头灵活地给我舔伤口,并一路向下,添过我
的小腹,然后是鸡巴。我的鸡巴上还满是精液,但妈妈却忽然一口把鸡巴含在了嘴里,

像吃冰棒一样吮吸起来。我的灵魂和身体仿佛都开始颤抖,我看着妈妈用妩媚的眼睛看我,一口一口津津有味
地吃着我的鸡巴,她的嘴上也沾上了乳白色的精液,然后妖媚地用舌头一舔,把精液全吃了下去。我把妈妈抱起来,
让她平躺在沙发上,然后我压了上去,69式口交。妈妈一会儿吃我的鸡巴,一会儿将我两颗蛋蛋也含进嘴里吮吸。
我呢,则先把妈妈逼上的淫液全吃进了肚子里,然后用手指伸进妈妈的逼里,边扣边在周围舔噬,并时不时用舌头
点击妈妈的阴蒂。房间里没有其他的声音,只有我们相互口交的滋滋声。!

20分钟过后,我让妈妈敞开双腿,露出逼来,我则跪在地板上准备抽插了。但是妈妈却用手挡住了逼口。我疑
惑地看着她,她说,小龙,让我来。妈妈让我坐在沙发上,鸡巴昂首挺胸,又大又烫。妈妈抓着鸡巴爱不释手,说
小龙,你的鸡巴真大,妈妈要把它坐进逼里去了,妈妈真幸福,以后你的鸡巴就是妈妈的了。我说,妈妈,

你的逼太漂亮了,又滑又紧,我草你,一辈子都草你。这时候,妈妈跨坐在我腿上,翘起屁股来,抓住我的大
鸡巴,小心翼翼地把大鸡巴对准她那张开了嘴的嫩逼,然后一点一点坐了进去。我们都叹息了一声,真是太舒爽了,
妈妈的逼好紧,一点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的逼。而妈妈呢,啊了一声,好像很痛似得。我问,妈妈说小龙你的鸡巴
真的太大了,我的逼都被撑满了,好爽,我今天要乐死了。
当妈妈蹙着眉头把我的鸡巴全装进逼里后,她稍微适应了一下,然后开始前后摇晃,扭动着小蛮腰。我的妈妈
有173 的个头,所以她跨坐在我腿上时,穿着高跟鞋的脚可以踩在地面上,这样用起力来要方便的多。我双手托住
妈妈的腰身,帮她前后左右研磨。妈妈很快就开始呻吟了,先是细细的声线,好像一根蚕丝挂在房间里,几次都几
乎要以为断了,但绵绵缠缠,很快,呻吟声又一变,成了过山车,一会儿尖叫,一会儿呜咽。我抓住晃荡的乳房,
使劲揉戳。这一刻我真是高兴的要死了,我占有了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把我的第一次占有了,我们终于水乳交融在
了一起,再也分不开了。妈妈气喘吁吁,我开始用力,帮助妈妈上下起落,可以看到我的大鸡巴露出的一截,另一
截则戳在了妈妈逼里,鸡巴上热气腾腾,湿漉漉的。

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大声呻吟,她有些疯狂地摇晃脑袋,长发飘飞。后来妈妈说,在和我做爱之前,她就
和我那个便宜老爹做过一次,期间漫长的时间里,她都是用淫具解决。所以妈妈此刻的表现也情有可原,何况哪个
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在床上是荡妇呢。我也被妈妈的热情融化了,开始粗暴起来,抓住妈妈的大奶子就是一阵深
抽狂插,啪啪啪的撞击大屁股的声音交织在呻吟声中,成为这个夜晚最美妙的夜章。妈妈淫话不断,儿子儿子,草
我,草我,使劲草我,妈妈是荡妇,妈妈人尽可夫,妈妈的逼好痒啊,儿子快,

快,再用点力,啊啊啊,要不行了,啊,我要丢了,要丢,丢了丢了丢了,啊啊啊……然后,我就感觉到鸡巴
上一阵热流射了上来,烫的我也忍不住了,于是大叫一声,妈妈我要你为我生孩子,然后一泄到底。没多久,我又
硬了,这回我把妈妈抱在身上,站了起来,然后站在落地窗前,我要对着整个天地把我妈妈狂草一遍,我要告诉所
有人,你们别想打我妈妈的主意,她是我的,她的逼是我一个人的。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