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母亲

我妈妈是小学教师,父亲是公司职员。

我妈妈是那种喜怒无常、性格古怪的女人。我觉得她贪婪,自私,冷漠,所以在我读书的时候同她的关系并不
算太好。她不好的时候难以忍受,但她好起来的时候又很有魅力。她长得不错,皮肤白净,从她年轻时的照片看,
她在当年是有一点姿色的。在后来发生了那些事情,我想她一直没有满意她的婚姻。因既有点姿色,又生性风骚,
我很小就记得她无论到那里去,总是对着镜子打扮半天。

而她的那种性格,随心所欲,又有着严重的神经质,则直接造成那些后果。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同妈妈就有了一些不算正常的接触。有几件事我印象很深。大概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晚
上我同妈妈一起睡觉。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常常发现她在摸我的「小鸡鸡」。当时我还觉得很好玩,于是也要去摸
她同样的地方,可她笑着阻止了。

在我已经较大了的时候,夏天炎热的中午,她常常一丝不挂的躺在地板的凉席上,尽管我就在旁边,她也一点
不避讳。她就是这样,只要自己满足、舒服,就为所欲为,毫无顾忌。有一次,我闯进她们的卧室,妈妈大概是在
更换月经带。

那年夏天,我高中毕业,高考失利。这个夏天注定是一个不平常的夏天。父亲去出为时两个月的长差。当时我
心情沮丧,又百无聊赖。我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没有什么朋友,成天呆在家里。那些无聊的日子最大的苦恼就是
性欲的折磨。我在性上很晚熟,从没交过女友。我在那时还不会手淫,而且说来好笑,我都还没遗精过。家中就只
有妈妈和我。

妈妈的性格就是过于随便,顾忌的东西很少。在这夏天的日子,她总是衣衫不整的走来走去。她在她的卧室换
衣服时,老半开着门,好像不在乎我的存在,我有好几次看到她半裸着身背对门。这些情形对处于性苦闷中的我的
影响是不言而喻的。正是在这时,在我的潜意识中萌生了危险的因素。同时我总有一种被诱惑感,但也说不出是什
么。后来我才知道,实际上妈妈的那些「随随便便」,也是她潜意识的驱使的

有一天中午我午睡的时候,我人生第一次梦遗,遗出的精很多,内裤都全湿了,后来扔掉了事。话说我醒来后,
感到说不出的舒服,可是我马上想起梦中的情节。我梦到我正躺着,妈妈走过来,好像跟我说了些话,接着她就用
手在我的阴部摸了一下,我就梦遗了。过了几天,我又梦遗了一次,而这次又跟妈妈有关。我开始对妈妈产生兴趣
了。我的脑子就是这时坏掉的。我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而那种似乎被妈妈诱惑的感觉更强烈了。我开始偷看妈妈洗澡。

我家的厕所兼作洗手间。那木门年久失修,上面有几道裂痕。有天我鬼使神差的用刀将其中的一条缝隙挖大,
可以窥见里面。当天晚上,当妈妈如常地进去洗澡时,我蹑手蹑脚地凑上去,心狂跳着。我看到妈妈正对着门站着
从桶里舀水洗,但我只能看到她的上半身,而且水汽缭绕看不大清楚。但我平生第一次看到了成年女人的乳房,赤
裸的乳房

我跌跌撞撞的逃回房去,全身的血液往上涌。后来,我又偷看了几次。有一天,我蹲在厕所里,猛然发现门上
我挖的那个孔很显眼,可以清楚的看到,而且它被刻意挖凿的痕迹是那么明显,以至它的用途显而易见。妈妈也肯
定发现了。

这么说妈妈知道我偷看她了?可她为什么不采取措施呢?我又一次沉浸在被诱惑的气息中。我甚至想象如果当
这种诱惑成为真的的时候,我该怎么办呢一个正常的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是没有理由怀疑自己的母亲会诱惑自己的。

可我就是那样。实际上,这说明我那白热的脑袋已经完全坏掉了。正因如此,我后来才长期对自己有一种深深
的罪错

事情发生的那一天,我记得刚刚下了雨,有点凉爽。那天晚上,大概九点多钟的时候,我在客厅看书。因为天
热,整个夏天客厅里都架着一张竹凉板,妈妈爱躺在凉板上看书。这天,我一个人在看电视,妈妈不知在干什么。
于是我就躺在凉板上去。我一边看书,一边在想着一些事情。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妈妈进来了(她在此之前好像
一直在洗手间忙着),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也看着电视。我没管她。

妈妈看了一阵,忽然站起来,说了一声:「睡进去一点」,然后她就躺在了凉床上,就睡在我的身边!

我记得很清楚的是,当时我心里猛然一下子「咚咚」的狂跳起来。那张凉床不过一米宽。我第一个想法是马上
起来,可我睡在里边,要起来,除非从妈妈的身上跨过去。因此我只好继续躺着。多少年以后,我一直在想,为什
么当时妈妈一躺在我身边我就那么紧张呢?其实,即便是正常的母子关系这也未尝不可。实在是我自己心里有鬼,
同时,我也深深地感到一种不安,不对劲,好像妈妈是故意要做什么事情。

所以,我当时受到了很大的诱惑和刺激。我说过了,妈妈通常是穿着那种家居的内衣。她白白的脖颈和手臂就
在我的近旁,说实在的,我成年以后还从没跟一个女人躺着象这样近。妈妈身上散发着一种味道,我说不上来是什
么,总之就是女人的味道。我躺在那里,全身的血往上涌,脑袋发昏,最后,我基本上是孤注一掷,想也没想就翻
过去

我说过,当时我感到妈妈是故意要做什么,潜意识里以为妈妈在诱惑我。我猛然采取行动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
为这样。但是,我那发昏的脑袋就没有想过,如果是我自己会错了意呢?如果是那样,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妈妈给
我一巴掌?

还是一顿臭骂?我都有些

可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翻过去,一下子紧抓着妈妈,手在她身上乱抓,同时,我的嘴伸到她的脖子下,
好像寻求爱怜一样。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我是后来才记起,妈妈一点抗拒都没有,反而紧抓住我的手。

当时就好像时间都停止了,我一直处于昏昏的状态,具体情况,具体顺序都记不起来了,一切都是混乱的。我
只记得妈妈紧抓着我后,我立即象得到确认一样,不顾一切的抱着她,迫切地去亲她的嘴,妈妈居然迎合着吻我。
同时,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在她身上乱摸,我记得摸到了她的乳房,又迫不及待的向下摸去…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
十分钟,也可能是二、三分钟,我记不得了。我一直处于极度的亢奋状态,头完全是昏的。这时,我听到妈妈低声
说了一声:「到床上去。」

这句话在平时,可能会使我吓一大跳。可我鬼使神差的坐起来,跨过妈妈,下了凉床。借着光线,我看到妈妈
的短裤被褪到了腿上,露出中间黑黑的一团。毫无疑问那是我刚才扯下的。

我战战兢兢地走进妈妈的寝室,乖乖地爬上床。我躺着,正好面向客厅,看到妈妈慢慢的起来,拉上裤子,然
后关了灯。房间里顿时黑了下来。我又听到一些声音,好像是妈妈在关门窗。然后,她走了进来。

这个时候,我开始感到极度的紧张。大概是黑暗和就要发生的事让我恐惧了。我不知怎么好。事情发生后第一
次我有了些意识,如果当时我再清醒一点,可能还能挽回。可是,那黑暗,那恐惧,那诱惑,使我完全没有了自主。
从这时起,一切都交由妈妈来控制了。

妈妈站在床边,开始脱衣服。很快脱光了。在黑暗中,我只看到她白白的一片和下腹部的漆黑。她上了床,拉
上被子把我们盖上。我们立即紧紧的抱在一起。

我一直在发抖!真的,自从上了床以后。我抱着妈妈,又去和她亲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平静一点。与此同时
我又开始摸她,摸她的乳房,然后不由自主地又去摸她那最让我不舍的地方…我感到湿湿的

妈妈似乎很喜欢被我摸。一会儿后,她也开始摸我。她径直摸到我的下身,而我还穿着裤子!她的手伸进短裤,
抓着我的阴茎。

这时我的阴茎软软的!当时在凉床上我还感到强有力的勃起。可后来,极度的紧张使我一直软弱无力。不知怎
的,我觉得妈妈笑了一下,好像很有趣一样。

她说:「把裤子脱了。」

我坐起来,先把背心脱了,然后就脱掉了短裤。然后又躺下。妈妈接着摸我,我也接着摸她,也接着亲嘴。关
于亲嘴,我想多说一句,妈妈是把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感到她的唾液大量流进我的嘴里,我的也一样。我感
到有些不安,因为妈妈平时是很讲卫生的。可她似乎很喜欢这样。于是我也学着这样。这时我感到了兴奋,下面勃
起来了。妈妈紧握着我直立的阴茎,上下摩挲,似乎很喜欢它一样。我感到妈妈那只有些老茧的手摸着它,有一种
说不出来的舒服。

这样过了一阵。我说过我不知怎么办,我甚至宁可就这样下去,而不敢去冒犯妈妈。这时,妈妈轻轻说了一句
:「快上来。」

同时好像暗示的一个动作,我翻到她身上,全身压着她。妈妈整理了一下我背上的被子,好让它盖着我。这时,
我虽然对此一窍不通,但我不知从那里得来的知识,我觉得我应该主动做些事了。

我笨拙的试图做那我以为该做的事。虽然也只是糊里糊涂的。可是当时我连手淫都还不会,当然完全不得要领。
我白费功夫的折腾着,阴茎也只在妈妈的小腹部乱撞。我感到有些难办了。我似乎又觉得妈妈笑了一下。她伸手到
我的下面,抓住我的阴

我就象在藻荇丛生的迷宫里穿行,到处是黑暗混沌的一团。我是包茎,下面已麻木了,毫无感觉、深浅。妈妈
的手移开了,我仍然懵懵然。突然,我意识到一种奇妙的事情,好像一种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发生了。我看了妈妈一
眼,她神情奇怪的闭着眼睛。这时,我猛然意识到,我实际上已经「插进去」了,就是说,从临床上,我的阴茎已
进入了妈妈的阴道。

妈妈在下面示范性的上下挺了挺身子,教我随着她的节奏抽插。这更加加深了我被套在一个肉管道里的感觉。
妈妈的这一招很管用。性这东西真的是无师自通,我立即感到难以言传的愉悦感,似乎龟头顶部有一种巨大而隐约
的快感在引领我去捕捉它。它时有时无,稍纵既逝,使我不由自主地、几乎是发狂地拼命地要向那里面更深的去处
顶进去。我听到床板在吱吱叫,同时,我又听到妈妈「哎哟哎哟」的叫起来。

那一刻,我有点害怕。因为妈妈的那种声音听起来好像她非常痛苦。我的抽送太猛烈,我真的担心弄痛了她。
可是,我已经身不由己,根本不愿停下来。那一刻,龟头那种巨大的快感犹如天边的滚滚雷声,越来越近,越来越
清晰。最后,我听到它在我的脑上方爆炸了,我也爆发了。

除了那两次遗精,我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的爆发。谁知我平生的第一次爆发是在我妈妈的体内!我的这第一次,
射出了极多的精液,因为我感到我和妈妈的下身以及床单上到处湿漉漉的一片。完后我极度虚弱,摊趴在妈妈身上
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妈妈动了动,我才翻身躺到一旁。

我实在是疲累极了。所以几乎是立即就虚脱般地睡去。我只迷迷糊糊地感到妈妈起床在忙来忙去,我睁开眼,
我已习惯了黑暗,看到妈妈站在床头,弯腰低头在认真地擦拭她的下身。这古怪而不可思议的一幕成了我那天的最
后印象第二天,我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我一个人躺着,浑然不觉。我只感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什么又一
时不知道。直到我猛然发现我怎么睡在妈妈的大床上,我才想起昨晚的事情。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害怕。极度的害怕,伴随着后悔。那种感觉就好像天塌下来了一般。而且,我总摆脱不了这
样一种感觉,好像昨晚的事是我的错,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成天我都在痛苦着,忏悔着,不知妈妈会怎么样。
我既害怕见到妈妈,又想她快点回来。

下午将近六点的时候,我听到门外楼梯上妈妈大声同人家打招呼、说笑的声音。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回来
后做饭、做事,一切一如既往!可是,你能相信吗,就在当天晚上,我们就又发生了关系!

那天吃晚饭的时候,我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妈妈一眼。妈妈也一样,两人默默的,避免着眼神的相遇。可我感
到妈妈要镇定一些。我一直等着妈妈骂我,发歇斯底里。我说过,我不知怎的总认为是我的错。后来,我躲进我的
房间,坐在台灯下心猿意马地看书。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妈妈进来的声音,我感到她站在我身后,我闻到浓浓的
香水味,虽然那是妈妈身上总有的味道,但我闻出妈妈是刚刚撒了香水的。我回头,看到妈妈反常地穿得整整齐齐,
她坐下来,台灯的光线照到她脸上,她神色严肃的看着我。我心慌地低下头,心跳个不妈妈沉默了一会,我不知怎
么办好。然后妈妈开口了。她说:「昨天晚上的事,你不要说出去。」

我点点头。又沉默了一会,我听到妈妈说:「你不说出去,就没人会知道。

不知怎的,我抬头看了妈妈一眼。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忍受不了妈妈的逼视,可奇怪的是,我象有什么东
西不明白似的紧盯着妈妈看。妈妈的脸上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最后变成一种古怪的、我从未见过的表情。我赶紧
慌乱的低下头。

妈妈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我感到她仿佛满足似的放松了一下。我又抬头,看到妈妈的嘴角带着一种诡谲而嘲讽
的笑容。」怎么了,你怕不怕?」妈妈逼着我的眼睛,轻声的说。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又猛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摇摇头。

妈妈笑了,笑得很舒展。她这时跟刚才完全判若两人了。好像很轻松、很好笑的样子。她好像很随意的用手在
我的脸上拧了一下,脸上那嘲弄的表情就好像我是一个做了蠢事的小孩子。我正想说点什么,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说
什么话呢,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妈妈突然一下把我紧紧抱住!她的手紧紧地按着我的头,按在她的胸
脯上。那一刻,我强烈的感觉到她的肉欲。

妈妈腾出一只手去把台灯的光线旋到最小。这是一种更强烈的诱惑。紧紧的搂抱、肉体的紧贴、骤然黑暗下来
的房间使我昨天的那种又狂又昏的性欲被点燃了。我挣出头来去亲妈妈的嘴,妈妈也回吻我。接吻使我的阴茎硬硬
的勃起来。

我抱着妈妈的手插进妈妈后面的裤子里,试图饶过妈妈的屁股去摸她的阴部。妈妈把她胸前的衣服纽扣解开,
示意我摸她的乳房。她又按下我的头,要我吸吮她的乳头

就这样,我们又抱又亲又摸了一阵后,妈妈说了昨天晚上同样的那句简单的话:」到床上去。「

我们放开了。虽然我的床就在旁边,但我知道妈妈的意思是到她的床上去。

我心头狂跳,手脚无措,但妈妈还是那样镇定…这样的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只要发生了,就是一
场灾难。在那个夏天余下的一个多月时间,我和妈妈一直发生着关系,具体多少次我记不得了,但至少每隔一天有
一次!

后来我总是想,妈妈其实也算不上淫荡,她这样做只是她的脑袋有问题,或是她那随心所欲的性格,她那恣欲
自快的天性。因为,我们平常总是没事人一样,或是装着没事,心照不宣。我们白天从没有做过。只是到了晚上,
在邪欲的驱使下,在黑暗的掩盖下,好像罪恶被抵消了一点,才毫无顾忌的纵容魔鬼横而且,每次我们做爱,并不
象网上的乱伦小说描写的那样火爆、刺激。那几乎就是平常的性交,和我跟其他什么女人性交没有什么两样。当然,
妈妈很享受,我在当时也很享受。所以,当夜深人静之时,我怀着极大的罪恶感爬上妈妈的床,那种滋味还是刻骨
铭心的。

我这篇自述,只是想痛快地顷诉我这被压抑的可怕秘密,并不是要发表什么色情的文字。但既然众网友感兴趣,
我也不妨多谈一些。我说过,我和妈妈的做爱,很是平常,不火爆,这是实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甚至都没有
看到过妈妈全裸的样子。我说过,我妈妈脾气古怪,喜怒无常。有一次,那是在事情发生后没多久,那天中午,我
在客厅的沙发上拉着妈妈向她求欢,可是她却不耐烦的把我推开了。每次是她的主动多一些,当她有要求的时候,
我一定要满足她,而我想的时候,就不一定能如愿。在我们的关系中,妈妈是绝对的主导者,她控制着我。我多次
同她口交过。我对妈妈的性器有种近乎痴迷的爱好,她也喜欢这样。可她从没对我这样。虽然我非常渴望。

妈妈第一次做出越轨的举动是她教我」女上式「,这是我们的性生活中唯一的火爆场面。妈妈骑在我上面,头
仰着,胸前的两乳随着动作而有节奏的乱颤,这景象确实令我非常销魂

我刚才说了,我们从不在白天做爱。只有一次例外。那是有一天下午,妈妈在洗手间洗澡。她叫我给她拿毛巾
进去。我们已经是那种关系了,所以我理所当然的进去。妈妈坐在大木澡盆里。那天妈妈的情绪很好,我就趁势说
我也进来洗,妈妈答应了。我就脱光衣服跳进去,并自告奋勇地给她擦背。擦完后我就坐到她的对面看着她洗。妈
妈张开腿,低头洗她的阴部,她分开阴唇,仔细地擦洗那里面。一抬头看我正看着她,就笑着说:」你知道吗,你
就是从这里出来的。「我带着点恶作剧说:」难怪,里面那么松

妈妈笑着瞪了我一眼。我就用手去摸那个地方,又用手指伸进去。妈妈嘴里发出「咝咝」的倒抽气的声音,我
想要再表现一下,就俯下身去舔那里,可在澡盆里面很不方便,鼻子埋在毛丛里,嘴里满是水。妈妈笑着说:「算
了算了,」

我坐起来,这时我的阴茎已经勃起来了。我就凑上前去要做爱。妈妈不说什么,配合着让我插进去。我一下一
下的抽送,只感到沾了肥皂水的阴茎在里面很滑,那种感觉很特别。妈妈双手支着身体向后仰着。

我忽然想起刚才的话,不知那来的胆子,说:「妈妈,我和爸爸爸的那东西哪个大?」我满以为妈妈会骂我,
因为自从我们发生性关系来以后,我们几乎从没有提起过我父亲,象是心照不宣的避免这个话题。可是妈妈不仅没
有生气,反而突然兴奋地呻吟起来,她那里面也明显的阵阵紧缩起来…这一次也是我第一次在光线充足的白天仔细
而痛快的欣赏妈妈的裸体。妈妈的皮肤很好,白晰而细腻。妈妈的乳房不大不小,看得出来年轻时很丰满,只是这
时有些下垂了。妈妈当时大概四十三、四岁吧,应该说保养得算不错,但也无法掩饰岁月流逝所带来的变化,大腿
有些松弛,但摸上去却也有一种别样的松软的舒服劲。小腹有些赘肉,微微凸起,但臀部却浑圆丰满…总的说来,
妈妈是那种有点魅力和姿色的女人。

我后来常在想,妈妈从我这里想得到什么呢?如果是性,她完全可以去勾搭其他的男人,而且我总觉得她有过
这些事的。我想来想去,只能说妈妈的脑子有问题

事情结束于我父亲回来之后。奇怪的是,面对父亲,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安,妈妈反而慌乱了。我发现她在爸
爸面前总是不自然,说话也不敢看他,对他出奇的好。她是心里感到对不起爸爸,还是一旦恢复到三口之家才感到
乱伦的罪恶?

我知道妈妈并不爱爸爸,她之所以愿意同我发生这种关系也是因为爸爸不能满足她,但心里却非常愧疚。总之
爸爸回来后,我们的关系就基本上停止了。只发生过一次,那是有天晚上爸爸出去了,妈妈到我房间来找我,我们
说了一阵话,她问我有没有觉得爸爸发现了什么。看得出,妈妈很害怕,也很焦虑,可也有欲望。

我安慰了妈妈一阵,就抱住她。妈妈也不拒绝,我就把她推倒在我的床上。

妈妈很紧张,这是从未有过的,她衣服都不愿意脱,我们就这样匆匆做了一次。

这也是我们唯一一次在我的床上做。完事后妈妈一直心神不安。可爸爸很晚才回来,足够我们做两、三次的了。

后来我们就完全停止了。有几晚爸爸不在家,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提出要求,可妈妈却不要做,只跟我拥
抱,接吻,爱抚,就是这样,她还尖着耳朵听着门外的声响。后来有一次真的差点出事,那晚我们在沙发上缠绵,
我欲望大发,就滑下去跪在地上替妈妈口交,妈妈就坐在沙发上张开腿,裙子撩起来,我舔了一会,看妈妈被舔迷
糊了,就站起来想插进去,妈妈也真的迷糊了,也不管我。

可就在这时,我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当时真的是吓得魂飞魄散,因为我几乎就要插进去了,我们闪电式的分
开,幸好我没有脱裤子,只是把牛仔裤的拉练拉开而已。我赶紧拉上拉练坐好,妈妈都来不及拉上内裤,只好急忙
把裙子放下来。我们坐在那里装着正看电视。爸爸当然什么都没发现。可我看到妈妈的脸色都白了,一动不敢动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