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极品少妇的艳遇

.
我喜欢各种女人,尤其喜欢18—35岁之间的女人。但我觉得少妇才是人间女人中的极品,因为少妇或多或
少跟男人做过爱(至少一个),床上工夫要比十八九岁的好的多,而且在家习惯了丈夫乏味的姿势,在跟我做爱的
时候敢于尝试各种姿势,而且拒我跟几位出墙的红杏做爱的经验来看,这结了婚26—35岁之间的少妇称之为极
品很喜欢口交,肛交有时候也玩(只是我不太习惯肛交,因为我的龟头很大)我们常玩69势。而且玩的很有激情,
这是因为我们的动作幅度很大,所以只用口交就可以让我们共同达到好几次高潮,在插入阴道后更容易的让这些太
太们欲仙欲死有时候我还没射两次,她们就已经数次高潮了,一边高潮一边爽的浪叫,小老公,小兄弟的弄的我觉
得我自己跟男妓似的。但是心理和肉体的享受是很大的,69势,肛交都是为二十左右岁的女孩子很不喜欢的。在
有就是少妇通常有家庭事业,不会向那些小姑娘一样缠人。这些26—35岁之间的女人,都是文化大革命以后出
生的,文化和素质都是很高的。这些是我喜欢26—35岁之间的女性的主要理由!


从17岁到现在23岁我已经跟16个少妇做过爱了,平均每年3个左右,有些读者也许说我做的很少,问我
为什么不象别的作品一样把人数写的越多越好,因为不喜欢象欢欢上有的作者一样夸大自己。就算有那么多的女人
想跟我做爱,我也是有选折的,因为我的境界是风流但是不下流。在跟我做爱的这些少妇中,其中有教师,律师,
医生,员警,电脑店老闆,被大款冷落的太太。我不喜欢跟素质差距很大的少妇做爱。就象上次那个大款太太一样。
这就算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


下面是我几个跟少妇做爱的比较典型曲折的故事,在下面的故事里我没有侮辱女性的意思,所以我为了表示我
的歉意请允许我把这些少妇以极品称呼,这样也同时能刺激你的大脑神经里的潜意识,让你阅读文章的同时更加兴
奋。


我住在瀋阳,我对这个城市很满意,同时也对这里的少妇(以下简称极品)非常满意,因为我们彼此之间有了
许多愉快刺激的经歷,23岁的我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有一份固定的职业,所以我不会鋌而走险去找小姐,一个是
不安全在有就是怕得病。我的首选当然是良家妇女了。哈哈,不过找不到只有找自己的女朋友了。


时间:去年夏日的星期六地点:家里地下室的仓房人物:本人,单位女同志事件:艳遇((一)瀋阳的夏天是
非常的炎热的,但是我想到了一个消暑的最佳方法,就是躲在空调下,玩游戏。可是家里的游戏已经过时了,没办
法得去三好街买。我看看外面汗流浹背的人们,心理开始了一番斗争,到底去不去呢。最后窗外穿吊带背心的女士
们成了我行动的原动力,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将会有一段值得回忆的事情发生。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


(二)「也许是天气燥热的缘故吧!」心理这样想著,我快速的走出了家门。刚出楼门迎面走来了一位丰满的
少妇,一看是我对门的徐姐。徐姐今年27岁,跟我是一个单位的,因为老公去了美国当翻译,所以经常一个人在
家。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虽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但是仍然风味犹存:一头乌黑的长髮,上身穿了一件红色吊带,两
个丰满的乳房大的把小小的吊带背心整个挺了起来,所以白皙的肚皮展现了在我的面前,有一点点的赘肉,不过我
很喜欢。因为我认为少妇的腹部才是最完美的因为它大可哥以用「丰满」来形容。


在行走的过程中两个浑圆的豪乳做著上下运动,下身的牛仔短裤7 要问,紧到什么程度呢?我还真不知道怎么
形容才好,只是离远就能看见襠部的部分呈一个三角形!与其是说她穿上的还不如说她是束上的更为贴切!!


离老远,她就跟我打招呼,「看干什么呢,小色狼,当心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我说:「你的身材真的很好!」


她急忙问:「你说说怎么个好法呀?」


我又假装仔细的从头到脚看了她一边,我看见了她眼睛里闪烁著渴望的光芒,好象在渴望著我的夸奖,也好象
渴望著我别的什么。


我说:「你的三围很突出呀!哈哈!」


徐姐嬉笑著说:「要死了你!往哪看呢!」


「往你身上看呀,我要是不看著点,我怕你身上的东西太大了,万一以拋物线的形式弹出来,砸著了我,你给
我医药费呀!」我挑逗著说。


徐姐眼睛里兴奋著光芒更显得刺眼了,(在办公室经常看见这样刺眼的光芒)身体也象我倾斜过来,我没有回
避,任凭她的小拳头砸在我广阔的胸膛上。


突然意外发上了,她脚下一拌整个身体压了过来,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站直了别趴下」!好在拌她的臺阶不
算高,我们没有躺在地上,不过身体的接触是免不了的,而且还是个「第一次紧密接触」很实在。


徐姐两个硕大的乳房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身上,这两个天生尤物好像有一亿个哈雷彗星撞击地球的热量一样使我
在一秒中的时间里身上渗满了汗珠。当我们回过味来以后已经身在楼门口的电子门里面了。


我家楼下的电子门是跟地下室相通的,只差三个臺阶的高度。


由于是声控灯,伴随著电子铁门重重的关门声,片刻面前的光线暗淡了许多。半黑暗中我怕我的大嗓门惊醒「
灯泡大哥」因为它会发出恼怒的亮光!


所以我轻声问:「咋了,姐。你没事吧?」


「没事,脚崴了。」 1?| 她也好象心有灵犀的轻声回答著我!


我心理一亮:「有戏!!」


可是我还是不敢确定她是不是真的也有我这样的想法,万一要是没这回事我可成流氓了,以后上班还怎么见面
呀。


我就想先试试她。


我定了定神就说:「姐,我扶你!」接著我假意用手架住她的两个胳膊,可在手在运动在到胸部的位置时我突
然来了个急刹车一把抓住了她两个豪乳,一股电击一样的速度是我立刻男性荷尔蒙增多了至少一倍,顿时我的双手
好象有了思想,自己狠狠的抓了两下。徐姐的乳房很柔软,很大。我的手掌根本就无法完全掌握!


著名音乐家莫札特说过:没有了双手的触觉,就等于钢琴小提琴都没有了生命!


这时对于我来说双手没有了触觉就等于鸡巴没有了生命一样!双手和鸡巴好象是一对双包胎,哥哥一活动,弟
弟就马上有了反应,站的直直的,好象要帮哥哥准备迎战!


正在我享受手里握著的尤物的时候,只听「啪啪」两声,我顿时觉得脸上一阵灼痛,我心理一惊完了她一定生
气了!


可是仔细一感觉疼的好象是手,但是脸上好象也很疼。徐姐乳房给我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我觉得我好象真的
是意乱情迷了。随著啪啪两声的「巨响」,声控的灯泡大哥又恼怒的亮了起来,随著瞳孔受的刺激,我的手自然的
脱离了那两个尤物。可是并没有让我感觉出来她打的是我脸还是我手,直到今天我也还没有揭开这个我心底的迷,
直到后来徐姐到美国去了,那是后话。


灯亮了我傻傻的看著徐姐,四目相对。这回我从她眼里什么也没看见,到底是三十来岁的人,眼睛里没有一丝
恐慌。


可是我慌了,我急忙说:「对不起呀,不是故意的!」


她说:「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摸的!」


我看她脸色很严肃心想完了,这回摊事了。可是在怎么说我也长著一个三寸不烂之舌,凭著这三寸不烂之舌搅
动,我能让女人兴奋的忘乎所以;也能说服大多数的逆愿者。


我急忙辩解到:「是你先摔过来的,我只是不故意摸到的!」


我的话音一落,光线又暗淡了许多!原来是等炮大哥息怒了!我一看好机会,赶紧跑吧,明天上班假装没事就
OK了!


可是没等我动呢!她就一把抓在我的勃起的大鸡巴上,然后说:「那你这是什么回事呀,也不是故意硬起来的
呀?」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我,我,我……」


我想说点什么,可是平时在床上那根灵巧的舌头现在却僵硬的很。正当我大脑里一片空白的时候,徐姐的手隔
著我薄薄的裤子开始在我龟头上来回的抚摩,一边摸一边说:「怎么了老弟,害怕了,姐逗你玩呢。」


这是我才如梦初醒,原来少妇惯用的欲擒故纵的调情伎俩,一时疏忽我还没琢磨过来!


我笑著说:「那你脚也是假崴的了?」


春情大发的徐姐没有理会我的问题,答非所问的说……(二)


春情大发的徐姐没有理会我的问题,答非所问的说:「都说块大的男人下面小,我看你的也很大呀,我在你对
门都能听见你晚上把你老婆干出那么大的叫床声!」


我一笑说道:「那你错了,你听到她叫床声音最大的时候,是我正在给她口交呢!我的舌头目前为止没有摆不
平的女人。」


徐姐听了,在我龟头上的手摩挲的更快了。


都说起性了的少妇是最大胆的求欢者,徐姐带著发嗲的音调说:「陈奇我也试试。」


话音刚落她就把性感温湿的双唇印在了我的嘴上,舌头伸到了我的嘴里。我慢慢的吮吸著她的舌尖,她散发著
香味的舌头不安分的在我唇的包围圈里搅动挣扎著,我放开了她的舌头,反復著亲吻著她的嘴角,用牙齿和舌头不
停的进攻徐姐的嘴唇。


随著她重重的喘息声,她抚摩我龟头的双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左手拉开了我的裤链,右手直导黄龙,拉下我
的内裤,一把抓住了我的阴茎根部和两个睾丸,不停的来回拉引著。嘴里的喘息更重了,舌头疯狂的在我嘴里扭动,
配合著摸我鸡巴的手的动作我们互相有节奏的舔著对方温湿滑嫩的舌尖,我估计她已经很久没有摸过男人的鸡巴了。


我知道,我的手又该出击了!舌头还在作著它分内的事,我的手慢慢的向下滑去,我觉得现在应该温柔的对待
她,一只手抚摩著徐姐丰满的腰部和臀部,我的动作很轻缓,就是极品们常常喜欢的那种爱抚的节奏!我另一只手
忍住了急切想揉搓她一对豪乳的想法,转而抚摩著她长髮,我要耐心,我要让她在正式性交之前爱抚的阶段就把内
裤润湿了。


徐姐真不愧是极品,我的阴茎在她的一双玉手疯狂的揉搓拉引下,加上发情的阵阵女人香挑战著我的射精神经。
这是一场精液与时间的赛跑,我一定让要忍住时间的洗礼,不赶放鬆精关一步!这样的极品长时间没人碰真是XX
的暴譖天物!突然摩挲她长髮的手一把被她拉了下来,急不可耐的往她的衣服里塞,本来我还想渴渴她,可是手一
接触到她柔软的大乳房,手就不听使唤了,我的手当仁不让的挤了进去,一进去我就大吃了一惊,原来这个春闺怨
妇竟然没有穿胸罩,两个乳头上贴著乳晕贴片。


太刺激了,我急忙把她小小的吊带背心拉了上去,正好卡在了她两个大乳房的上面。


我欣喜若狂,右手在这个极品的两个豪乳上肆意的抚摸。这时候她减弱了手和嘴的进攻,只是大口大口的喘著
粗气,享受著久违了的被男人爱抚乳房的感觉,揉,撮,捏,磨,颤,几招过后徐姐的一对豪乳硬了不少,这时候
徐姐把舌头从我的嘴里撤出来,把头和肩膀向后仰,示意我用嘴舔她的乳头,我搂住徐姐的小蛮腰,右手毫不客气
的「唰唰」两声把她乳头上的乳晕贴片掀了下来,她「啊」的一声,手在我的大龟头上狠狠的揉了一下。


借著依稀的光亮我看见了多少男人想要含在在嘴里的大乳头,(我很喜欢少妇的乳头因为多半喂过奶了,乳头
顏色很重,乳晕很大,使之更加性感神秘,比少女小小的乳头要大了4倍以上,所以含在嘴里很有肉感,所以我认
为少妇的乳头是最美的!)徐姐的乳头也不例外,因为哺育过一个儿子了,所以非常的大,我急不可耐的一口将大
乳头叼在嘴里吸吮著,不时的用舌尖拨弄著它,她的乳晕很大,乳晕要比乳房其他的地方更加反映明显和柔软性感,
我的舌尖最快的速度是一秒中可以舔弄物体三次,在这样的速度下,加上我双手的配合徐姐只有大口喘气的份了。


我看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准备使出我对女人乳房刺激的必杀招数!!!(颤动法:这种方法能让女人欲仙欲
死!目前这种方法只有我和日本A片里一位不知名的男主角会,现在写出来这个床上秘笈,就权当是沉城的少妇靚
妹们一个礼物了,可以回家跟老公练习,如果老公不会,可以来找我呀!!!嘻嘻!!!)


只见我丹田运气,双手托住了徐姐两个硕大白嫩的大乳房,先用力掐住乳房底部,左三圈右三圈来回的晃动,
(作过爱的女人乳房底部是最敏感的)徐姐白嫩的大乳房因为我双手的用力已经变了形看上去更加性感无比(注意
:IAMNOTSM)。被性交的欲望衝击的丧失理智的徐姐,本能的用手大力的套弄我的阴茎。嘴里由喘气声变
成了那种压抑著的呻吟声「恩,恩,恩……」。


我看颤动法的第一部已完成,决定第二部分开始。


我停止了手的晃动,轻轻的托起两个徐姐两个大乳房,在两个象紫葡萄一样的乳头上来回轻舔几下,用唾液湿
润了它。接著我用托住乳房的双手以一秒种三次的速度来回左右的晃动它,并将舌头伸的很直,让舌尖轻轻接触到
徐姐的乳头顶端。


我的头不动不主动去舔她的乳头,只是用双手托著来回高频率晃动的乳房,让它用乳头去碰撞我的舌尖,一秒
中三次的频率,加上来回晃动刺激乳房内部的神经,可以让所有女人不能自己!


果然不过五分鐘,我的计画成功了,徐姐没在我正式性交之前没接触阴部的情况下,来了第一次高潮:随著我
舌尖和徐姐乳头上千次的摩擦之后,只听徐姐「啊」一声,然后握住我早已勃起如烧红的铁棍一样滚烫大鸡巴的玉
手握的更紧,也把我搂的更紧了。


这时我停止了动作,她全身靠在我的身体上,在我耳边轻声说:「小老公,你把姐姐弄的爽死了,我正在高潮,
好难受,恩……哦……哦……」


我仔细一感受,徐姐下身真的一扭一挺的,好象在射著阴精。我的好奇一下子从心底冒了出来,我腾出一只手
说:「宝贝,让老公摸摸」 +紧接著就把手伸到了徐姐的内裤里,成熟女人的阴毛很硬好茂盛,我的手在徐姐的阴
毛上捲动了几下后,把手里伸到了里面。里面已经到了该抗洪的阶段了,连内裤都湿透了。两片厚厚的大阴唇里面
源源不断的流出了许多************,还带著些须的衝击力。


我用中指和食指分开两片肥厚丰满的大阴唇。我怕手指不乾净,并没有用手指插入她的阴道,而用大拇指顶住
徐姐已经勃起的花生米大小一样的阴蒂,用力的碾压。这样一来徐姐的骚劲更上来了,嘴里淫荡的叫著:「恩……
哦……啊……轻点,不要停。我的小嫩屄要被你揉透了!啊……哦……呜……我要你的大鸡巴插我,快姐姐好舒服
……啊……」


正当我们这对魔鬼在黑暗中进行淫荡游戏的时候,突然楼上来了脚步声,「咚……咚……」


我们本能的离开了对方的身体,这时「灯泡大哥」又从新的亮了,好象在看完了我们淫欲表演以后也兴奋了一
样。灯亮了,我看见了徐姐满脸緋红,显得更加嫵媚动人。两个大乳房硬挺挺的挺我的眼前,这样我才看见了刚才
让我消魂的大乳头是红黑色的,显得神秘和性感。两个大乳头直立著,已经被我『蹂躪‘的格外的肿大。脚步声越
来越近了,徐姐急忙拉下吊带背心盖住两个大乳房。


魔鬼是怕光的,更何况是我们这对淫欲魔鬼呢!


这时候我也回过神来,急忙说:「宝贝跟我来。」我拉著徐姐往地下室走去只听「哎呦」一声,赶紧回头一看,
徐姐蹲坐在地上,刚才白嫩的大腿根部流上的************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


我急忙问:「怎么了你?」


徐姐轻声的说:「我刚才是真崴脚了!快抱我下去呀,一会要让人看见就完了!」


我并没有动,调笑的说:「小宝贝,你可真厉害,能忍住崴脚的疼痛享受性的高潮。」


边说我边把她抱起来向地下室走去。


徐姐在我怀里撒娇的说:「害的我把内裤都弄湿了,你还笑我。当心明天我到单位告诉经理,经理一定得炒你
的魷鱼!」


我笑了没吱声,我知道经理正在追求她。低头亲一下她的小嘴,心理正在盘算著在地下室哪做。其实我们当时
装做若无其事,往楼上走就可以了,也许这就叫做做贼心虚吧。


我正在这样的想著,而徐姐正在小声咒駡著:「谁呀,真是的,偏在人家高潮的时候下楼,弄的我不干不湿的!
真讨厌!」


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地下室的尽头这里没有灯我好不容易才掏出钥匙开开自家的仓房门,徐姐也一瘸一拐的跟
进来。拉开了灯,我家仓房里没装什么东西,就有几个装旧衣服的箱子和一辆踏板摩托车。满屋的樟脑球味很呛人,
徐姐捂住了嘴对我说:「这里的味道太大了我看我们还是去你家吧?我家不行,我儿子正在家睡觉呢!」


我急忙说:「不行,我女朋友现在在我家呢。」


满屋的樟脑味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我一下楼住了徐姐说:「来吧,我就在这干你,这才叫真正的偷情,你说
呢?」


徐姐淫荡说:「你还挺浪漫的呢。」


话音刚落,右手就又重新回到了我的内裤里!


「囈,你怎么软了?」


我说:「刚才抱你累的,关键是你的两个乳房太大了!」


我说著抓住了徐姐的吊带背心,在徐姐的配合下,往上一拉就脱了下来。


徐姐笑著说:「真讨厌呀你。要脱你也脱!」


我没说话,略粗暴的把她的牛仔短裤连内裤一起拖了下来……(三)


我这才看清了徐姐的下身,阴毛很黑很重,上面已经被************打湿了,我仿佛闻到了那里传来的阵阵肉
香,我这个人一看到女人的阴唇,舌头就有了本能的反应,我的舌头说实话好象真的天赋异秉,曾经征服过「无数」
女人,这会一看见徐姐这样的极品,黑黑的阴毛上还有许多************形成的露珠,我二话没说,一下子把徐姐
抱坐在踏板摩托车的后坐上。


低头一个老牛饮水的姿势,把徐姐的整个大鲍鱼含在了嘴里,徐姐沾满************的鲍鱼味道真的是好极了,
大大刺激了我的食欲,我把她整个的黑屄从阴毛,到阴蒂,阴道口一直到屁眼全大致的舔了一遍,大口大口的吸著
************!徐姐因为还没有心理准备,整个屄就被我吸进了嘴里,先是一惊,然后:「啊……」的一声屁股一
扭,就抱著我的头享受起我为她的口交来。


只见她双眼微闭,满脸緋红,两个大奶子随著身体的扭动欢乐的跳著。一只手抚摩著我的头髮,一只手忙里偷
閒的玩著自己的两个大乳头!因为徐姐坐在踏板摩托车的后坐上,所以我只能半跪著,舔她的嫩屄。


徐姐的屄真是少妇中的极品,两片大阴唇因为生过孩子而异常的丰满,我侧过头去狂吻她的大阴唇的时候,就
跟亲她那丰满的嘴唇一样,一边舔我还不时的把舌头伸到她骚屄里,舔她的阴道壁,我的舌头伸出来能舔到自己的
鼻子。


我左手在她阴道和屁眼的连接处,轻轻的抚摩著,因为这个地方是女人作爱时最敏感的地方,右手抓住徐姐的
一撮阴毛来回上下的摇曳著。这时候徐姐浑身的颤抖著,屁股一扭一扭,骚屄一挺挺配合著我的舌头,嘴里语无伦
次的叫到:「哦……哦……大鸡巴老公……啊……使劲舔我的骚屄,妹妹的骚屄要痒死了……哦……哦……啊……
你的舌头真厉害舔到妹妹子宫口了……啊……老公快喝妹妹的************……恩……好老公使劲舔呀……哦……
啊……一会让你把你大鸡巴里精液射到妹妹的的子宫里……啊……哦……妹妹要给你生孩子……啊……快舔……呀
……哦……妹妹要死了!」


这些淫荡的话对我无疑是一剂最好的兴奋剂,我的舌头更加卖力的往徐姐的阴道里钻。


而她也疯狂的挺著屄让我舔,身上大汗淋漓,嘴里不停的浪叫声越来越大!我一看时机差不多了,决定进攻她
的阴蒂。因为女人没有完全起性前刺激阴蒂是很浪费的,要让女人起性的方法很多,但是要让女人达到高潮,其中
有87% 的女性需要靠刺激阴蒂来获得高潮,所以我在这个时候舔她的阴蒂用不了五分鐘就能让她高潮!


我用右手把她的阴毛拉了起来,左手用食指和中指儘量的分开她的两片大阴唇,这样一来,徐姐已经勃起花生
米大小的阴蒂就暴露在我灵巧的舌头之下了。


我一看条件已经充足,头一低,把舌尖抵在了徐姐的阴蒂上。我先用一秒种上下舔弄三次的频率舔了三分鐘。


估算著时间已经快到五分鐘了,就使出了我的绝学撕咬法,首先我紧紧吸住阴蒂,用力的吮吸著,待其稍稍适
应以后用牙齿轻轻的肯咬,最后连吸带咬的把阴蒂左右的拖动,这样一来就算是性冷感的女人都能在我的绝学下变
成荡妇。


在我的动作下,徐姐已经浑身的颤抖了。两个大腿把我的头夹的紧紧的,左手用力的楼著我的头向前按,把她
整个的阴部都塞到了我的嘴里。右手狠命的狂揉自己左边的大奶子。


这样过了一分鐘,我就快要窒息了,可是徐姐比我显得还要痛苦,身体想发烧了一样高频率的抖动,把我楼得
更紧了!我一看她肯定是要来高潮,舌头牙齿也顾不上什么著数了,在她的黑屄上一顿乱舔乱啃。


果然徐姐嘴里带著哭腔不清楚的嘟囔著:「恩……啊……坏老公,大鸡巴老公,啊……妹……妹要……高……
潮……了!」,果然,话音刚落,我就觉得一股液体从徐姐的阴道里带著些许的衝击力流到我的嘴里,这股液体有
点咸咸的,涩涩的,不象有的小说那样把这样的液体描写的那样的甜美,不过我觉得女人的************用甜美来
描写不太恰当,************确实带著一股淫荡的味道!


我还来不及反应,大部位的************就顺著我的食道流了下去,徐姐的************就如黄河氾滥,流量
很大,我有点招架不住了!刚想离开她甜美的阴部,徐姐的手却因为高潮,按的太紧了,我根本就无法离开。


她浑身扭动的不成样子了,黑屄一挺一挺的,嘴里嘟囔著:「好老公,全喝进去,一会我喝你的精液……啊…
……恩……人家要死了……哦……」 to^2n我没法,我就如数全收了。高潮持续了两分鐘,徐姐的************总
算流干了。紧接著把我的头抬起来,我站了起来,又把舌头伸入我的嘴里,淫荡贪婪的吸吮著我的舌尖,我的手轻
摸著她的阴唇和阴蒂,大概是徐姐太累了,持续了三分鐘,我们都没有说话,互相的爱抚著。


就这样我的大鸡巴还没出动一兵一卒,徐姐就已经两次高潮了。徐姐真是好长时间没作爱憋坏了,两次高潮过
后仍然很骚,随著我在她阴唇上的手的滑动,她的************又流了出来,左手又抚摩著我的大龟头。


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轻声的说:「你真坏呀,我被你整的都要死了!你的舌头真的好厉害,刚才伸进我的那里
边,都舔到那个口了!」


我装做不知道什么意思,嬉笑的问到:「什么呀,宝贝。什么口呀?哈哈。」


说著我在徐姐的嫩屄揉戳的手更快,更用力了!这个春情荡漾的少妇,又有点把持不住了。淫荡的回答说:「
恩……你的舌头都……恩……舔到人家的子……宫口了,好讨厌……呀你,又给我弄出水了……哦……恩……」


听到这些话我早以憋的涨痛的大鸡巴,实在是受不了,刚想把她的头往下摁,去给我口交,还没等我动徐姐就
说:「我也想舔你的了。」


说著鬆开我的勃起了11釐米的大鸡巴,自己头躺在踏板摩托车的后坐上,双脚搭在摩托车的把上了。


我一看,要玩69式。69式我玩多了只不过以前都是在床上,地上玩,在摩托车上还是第一次。


我赶紧骑了上去,我们以69式脚对头玩了起来,她在下面我在上面,我刚一骑上去,徐姐就一口把我的龟头
含到了嘴里,用手轻轻套弄著我的阴茎根部,把包皮拉了下来,这样我的大龟头完全暴露在她的舌头之下。


徐姐贪婪的吸吮著,左右摇晃著头部,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时不时的用舌尖舔著我的马眼,嘴里发出淫荡
的「呜呜……呜呜……」声。刚开始我的龟头一阵的疼痛,紧接著一阵酸麻一下子由鸡巴传到了腰部,在接下来我
就享受著淫荡的美女少妇为我提供的口交了。


我的舌头也没闲著,继续吸吮著她的阴唇,轻咬著她的阴蒂,用舌尖在她的阴道的深处「挖掘」著,徐姐的************
有流了出来,她吐出了我的阴茎,歪这头用手抓著我的手指往她肛门的地带放,示意让我玩她的肛门,我用手指沾
了点她的淫液,来回的抠摸著她的肛门。


同时用舌头继续舔她的嫩屄。徐姐一看目的已经达到,忙不迭的又不我的阴茎急忙含在嘴里,继续舔弄著,不
时的还用手指揉搓的我的两个睾丸,随著我的手指在她肛门的深入,舌头在她嫩屄上的舔弄,要不是我用大鸡巴挡
著她的嘴,徐姐肯定又爽的淫话满嘴了。徐姐突出了我的大龟头说:「好老公起来点,你的鸡巴太长了,我吸的好
辛苦呀,都插到我的嗓子里了。」


不等我把身体抬高,就知道中了这个荡妇的计谋了!只见徐姐一口咬住了我的两个大睾丸,放在嘴里来回的用
牙齿舌头玩弄著。也不知道是我的工夫好,还是睾丸长的性感,徐姐一接触到我的睾丸身体就开始疯狂的扭弄起来,
腾出了一只手揉搓这自己丰满的大乳房!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