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乐无穷

.
我老婆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除了和我以外,就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好过,结婚这麽些年,我倒是隔三
岔五的在外面打打野食,所以本地的娱乐场所倒是熟悉的很。一直动员老婆到外面去玩玩,可是,总是招来一顿数
落。不过,我贼心不死,一直琢磨着怎麽把她拖下水,这天,机会来了。


晚上下班后,我和老婆一起去外面吃了顿饭,聊的满开心的,好久没有这麽聊过,所以看的出,妻子兴致也很
高。吃过饭,都没有回家的意思,我提议找个地方坐坐,妻子同意了。


她一个要好姐妹的老公,最近开了个酒吧,我们就约定去捧捧场。开着车,我们来到了这家酒吧。进去后,略
微有些失望,很普通,也没有什麽特色,不过既然来了,就坐下叫小弟送了几瓶啤酒。


坐了一会,确实没有什麽意思,我就提出换个地方,找个安静又不嘈杂的地方,於是,我们又驱车来到了附近
的一家爵士酒吧,酒吧是个老外开的,有点特色,是菲律宾的乐队,唱着慢歌,情调不错。我们就找了个僻静的地
方坐下,看着演出,然后两人漫无目的的聊天。


到了12点多,都有些酒意了,我们准备离开。上了车,我问妻子,去哪?她说还去哪里啊,都几点了,回家吧。
我说:有点晕,不如找个地方让人家按摩按摩,醒醒酒再走,反正明天星期六,可以不用去上班。


妻子问:去哪里?我想了想,有家桑拿不错,有女宾部,反正把她骗到那里再说。我说:那就去金色港湾吧,
那里的技师手法不错。於是,驱车上路。


到了金色港湾桑拿,停好车,我们相拥进去。分别进入男、女宾部。我交代经理,那个女的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别让她太紧张了。经理说,放心啊,我们这里很隐秘的,不会有熟人遇到。


我心里打着小算盘,匆匆洗了澡,先上了三楼。说明一下,这里一楼是男生的浴区,二楼是女生的浴区,三楼
是包房。我上了三楼,找了两个偏僻的房间(来过多次,很熟悉这里的环境),我打开一个房间,先进去休息,等
着妻子上来。


过了15分钟,服务小姐把妻子领了上来,这时候,她已经换上了桑拿的日式浴袍,想到她浴袍里面真空了,我
不由的有些兴奋,小弟弟慢慢充血了,呵呵!


我对妻子说,你就在隔壁吧。妻子问,我们两个在一间就好啊?我说:你自己看看,每间就一张床,我们怎麽
在一间啊,你先进去吧,我叫他们安排技师。妻子疑惑的进去了。


妻子有洁僻,我和经理说:你帮我这位朋友安排个乾净的男生。一会,人来了,带进妻子的房间。妻子很诧异
的问:怎麽是男的啊?经理解释道,太晚了,女生都走了,就只有男技师了。我暗暗的佩服经理的老到。


我也说:就是按摩,男的女的不一样,你到医院,还能挑医生啊?妻子无奈的躺下。我们转身出了房间。


现在的桑拿,由於公安部门有规定,不能搞密闭的门,所以,门上都安装着一块杂志大小的透明玻璃,我们出
去后,那个技师从里面拿了块毛巾,挡住了玻璃,我一看,那怎麽行,我不是白来了。


我到我的房间,那了块毛巾,在中间弄了个小窟窿,然后到妻子房间门口,把那个技师叫出来,吩咐道:你该
怎麽按摩,就怎麽按摩,按好了我会安排小费的,外面有什麽动静,你不要管。然后把毛巾给他:你用这块毛巾挡
住玻璃,那块给我,技师迷惑的看着我接过了毛巾。


我回到房间,经理问:先生,给你安排一个?我说,不用了,我休息一下,房费我照付,不要叫人打扰我们。
经理答应道:那您慢慢休息,我们不打扰了。


过了几分钟,我确定外面已经没有人,妻子房间的按摩估计已经开始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走出房间,
来到隔壁的门前,从我在毛巾上挖的小窟窿看进去,刚好看到按摩床,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妻子和技师聊天的声音。


只见妻子趴在按摩床上面,日式上衣还穿在身上,只是已经被技师掀到了颈部,技师站在床的侧面,拿着按摩
精油,在往妻子的后背上涂抹,精油比较凉,滴在妻子后背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妻子的身体在颤。


涂好精油后,技师开始双手在妻子的后背上推拿起来先是从下到上,沿着脊柱向上推拿,过了大概五分钟,技
师开始从外侧向脊柱方向推拿,明显可以感觉到,妻子身下裸露的双乳,在技师双手推拿的和自己身体的重量压迫
下变形和挤压,我不由的一阵兴奋,阴茎明显的翘了起来。


妻子的后背因为精油的缘故,开始发亮变红,少许的精油从妻子的乳房侧面淌下,技师也顺手把妻子乳房侧面
的精油抹乾净,就在技师双手接触妻子乳房侧面的时候,明显感觉妻子的身体轻轻的扭动了一下,看来,她有感觉
了,臀部也微微的翘起,她兴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啊…最近几天又逢妻子的危险期难怪她兴奋的那麽快过了一会,
后背按摩完了,按摩技师轻轻的退下妻子的按摩短裤,开始按摩妻子的臀部,只见随着技师的手把短裤退下,妻子
圆润的双臀展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眼底,我注意到,技师的短裤也已经隆起了,我更是一阵兴奋,我知道,好戏这
才刚刚开始。


技师开始在妻子的臀部涂抹精油,由於是第一次紧张的原因,妻子的双腿紧紧的夹住,双臀也绷的很紧,但是,
随着技师的双手在她白皙的臀部上轻轻的按摩着,她的肌肉慢慢开始放松,大腿也不在紧紧夹住了。


技师的双手从臀部的股沟把妻子臀部的肌肉往外挤压,随着他双手的运动,妻子臀部肌肉向两边分开,露出了
肛门。


只见肛门和臀部的肌肉在精油的作用下,变的闪亮发光。突然,技师改变了手法,顺着股沟的方向,开始按摩
着妻子的肛门,这时,妻子已经完全崩溃了,只见她的臀部随着技师的每一次触摸,都在不自觉的上下扭动,当她
臀部抬起的时候,已经可以隐隐看到她的阴部了,上面也带着些亮光,应该是精油和她阴道分泌物的混合吧。


技师也开始更加的大胆,用他的指尖开始清请的触摸妻子的阴部,先是若有若无的接触着妻子的阴部,妻子的
臀部更加高高发翘起,技师开始把四个指尖停留在妻子的阴部,在妻子的阴部做环状的按摩,把拇指停留在妻子的
肛门口,轻轻的压着,另一只手则在妻子的后背轻轻的推拿着,这个技师实在是高手。


妻子的双腿不知道在什麽时候彻底的张开。但是技师并不着急,在妻子的阴部按摩片刻后,他的双手离开了妻
子的阴部,开始为妻子按摩起大腿,从大腿的内侧,到小腿,再到脚掌,再到脚趾,妻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任
由技师的双手再她的身体上游走,双腿张开着,脸紧紧的闷在枕头里,看不出什麽表情。


大概过了半小时了,按摩技师凑在妻子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什麽,只见妻子翻身过来,脸部朝上,满脸的潮
红,衣服向上掀着,短裤已经退下,我知道,技师开始按摩前面了。


妻子躺在床上,技师用难以察觉的手法,解开了妻子的浴袍,妻子侧了一下身体,以便技师能够把浴袍的袖子
从妻子的身上褪下,瞬间,妻子已经全裸的躺在床上,展现在技师的面前,当然,还有门口偷窥的我。


技师把精油轻轻的涂抹在妻子的乳房上面,妻子的乳房坚挺着,乳头在精油的作用下闪闪发着诱人的光。技师
一手抓住妻子的乳房揉着,而妻子的双眼紧闭着,嘴巴轻轻张开着,脸部十分的陶醉,双腿却紧紧的夹紧着,阴部
上顶,稀疏的阴毛上面,不知是什麽液体。


过了一会,技师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妻子的乳头,开始做上提的动作,随着技师双手夹着乳头上提,妻子终於情
不自禁「哦…、」的叫了出来,自己的双手也不知在什麽时候,一手放在自己的阴蒂上用力的揉着,另一手紧紧的
拉住了按摩技师的大腿,可能她还是没有彻底放开,没有去握技师的阴茎,而技师的阴茎早已经把自己的短裤支成
了帐篷。


不知不觉间,技师的一只手已经离开妻子的乳房,伸向妻子的阴部,技师轻轻拿起我妻子放在阴蒂上揉捏的手,
把她的这只手挪到了她自己空出的乳房上,於是,我妻子的两只乳房,一只在自己的手中揉这,一只在技师的手中,
夹着红红的乳头,做着上提的动作。


而妻子双腿中间的阴部,早已经彻底张开,技师用食指和无名指的指尖分开了妻子的阴唇,用中指开始在妻子
的阴蒂上轻轻的压着,妻子的呼吸变的急促,她自己的那只在乳房上面的手也紧紧的握住自己的乳房,下颌紧紧的
抬起了,我知道妻子已经进入了临战的状态。


这时,技师把中指深进了妻子的阴道,指面朝上,我知道技师开始在寻找着我妻子的G 点了,妻子的胯部开始
使劲的扭动,双唇和双眼紧紧的闭着,技师把头凑进妻子的耳边,轻轻的问了句什麽,我妻子摇了摇头,却把胯部
扭动得更厉害。


技师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妻子的阴部,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我妻子的阴蒂,轻轻的揉着,我妻子的小豆豆在技师
双指的揉捏下,已经变的通红,阴道已经非常的湿润,红红的阴道口已经外露,阴唇已经被她自己的淫水和精油打
湿。


技师把按摩妻子乳房的那只手挪到了妻子的阴道口,另一只手脱下自己的短裤后就去捏着妻子的阴蒂,一只手
时而捏着妻子的小阴唇,时而用两只手指深进妻子的阴道内快速的插入,而妻子身体不停的摇摆着,双手在自己的
乳房上使劲的捏着揉着,淫水顺着她的阴道口流出,身体紧紧的紧蹦着。


技师轻轻的压在妻子身上耸动着下身,先把龟头挺了进去,从我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妻子丰润的大阴唇被技
师的阴茎一点一点的挤开,红通通的龟头一点点的陷入,很快的就进入到妻子的阴道里,只剩下青筋爆起的肉棍留
在外面。


可是技师的龟头大约插入妻子已经有些湿滑的阴道了不到一半的时候,就感觉再也很难进入了。我知道妻子一
般在特别兴奋和紧张的时候,阴道就收缩的特别厉害。我每次碰到这种情况,都会被妻子夹紧的阴道弄的欲仙欲死
的。「技师真有福气,可以享受到这种极品的待遇。」我又一次在心里妒嫉的想着。


技师可没有那麽多想法,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只是猛然的使劲一挺摇,我甚至听见了「噗哧」一声,他那根
粗壮挺硬的阳具已经整根的都插入了如妻子那红嫩诱人的阴道里。快活的在妻子身上挺身猛干,阴茎在妻子的穴缝
里急速的进出不止。妻子的腰部已经渐渐拱了起来,从她呻吟的声音上已经能听出来妻子已经是快感连连了!妻子
的叫喊已经大的惊人。抱住技师后背的双手在不断的用力,连她的指甲都深深地陷在肉里。


而技师的挺动依然是强而有力,随着他阴茎的进出,他的肚子不停地拍打着妻子的小腹,发出「啪啪」的响动。
和在他们下体之间发出阵阵「唧唧」的抽插的声音,一时间,整个房间都被这些声音弄的显得淫乱到了极点。很快
的,又是妻子先要到了,她呻吟的声音已经开始变调了,两条腿又一次痉挛的在技师的腰上摩擦着。两臂也抱紧技
师的后背,好像要把技师整个人和她融在一起一样。


从我这里看去,技师的胸膛被她抱的是那麽紧,中间几乎没有一点缝隙,连妻子的乳房都被挤压成一团,仅仅
从两个人的胸膛之间看见两块好像被挤成肉饼一样的乳肉。看起来技师也要到达了快乐的顶点,他开始从喉咙深处
发出阵阵老牛一般的嘶吼,下体抽送的速度变的越来越快。


技师的阴茎逐渐膨胀更硬了几分,连妻子的阴道都好像要被他最后的抽插弄的更加撑大了。随着妻子的一声喊
叫,她开始浑身痉挛的颤动不止。我看见妻子的阴道周围开始一阵一阵的收缩,大阴唇在技师的阴茎周围不断裹来
裹去。收缩的力量之大,连技师的插入都变得困难起来。明显的,技师快要支持不住了。技师开始狠命地把阴茎急
速不停地抽插,力量大得惊人,每一次插干,都几乎把整个阴茎完全地顶到妻子里面。甚至连睾丸都几乎塞了进去。


妻子高潮所带来的阴部抽搐让技师的兴奋点更加高涨,技师勉强的在里面搅动几下,开始最后的冲刺,没几下,
他就奋力的把自己的阴茎完全的塞到阴道里面,让妻子的阴道裹着自己的阴茎根底开始自己蠕动起来。


技师把下体死死地抵着妻子,浑身的颤抖一个连着一个,他每一下的抖动,我都能想像出有大量的精液从他的
马眼处倾泻到妻子的子宫里,浓浓的精液几乎充斥着妻子的输卵管,好像巴不得直达卵巢找到卵子。妻子以双手搂
紧技师的背部,两腿紧密地勾住技师的腰部,屁股也高高抬起承受精液。


终於,随着妻子一声忍不住的叫声:哦…、她的身体完全的松弛了,随着她身体的松弛,技师慢慢的放慢了速
度,慢慢的离开了她的阴部,开始轻轻的抚摩起妻子的乳房,妻子也开始慢慢的平静。


技师从房间的柜子下取出了一个热水瓶,倒出一些热水,拿了块毛巾,打湿后,开始为妻子擦拭着身体上的精
油,最后,把热毛巾折成小方块,捂在了妻子的阴部。放了一会,把毛巾洗了洗,开始为妻子擦拭着她的小阴唇、
阴道口和大腿的根部,随着他热毛巾的擦拭,我发现妻子又开始有了反应,但是,还是默默的拿起浴袍,静静的穿
了起来,技师也拿着脸盆准备出来倒水,我赶紧退回了房间,颤抖的点起一只香烟,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早已经麻木
了。


过了五分钟左右,妻子来到我的门口,见我在抽烟,问我,你好了。我说:


我没有做按摩啊,我在看英超球赛呢,你好了?我们走吧。


在车上,我们没有说话,一路默默无语。回到家,我们洗洗上了床。我搬过妻子的身体,妻子突然激动的抱住
我:我想要做。我们激情开始了,但是,我始终没有问妻子在房间的事情,她也不提,但是,我在插入妻子身体的
时候,脑海中都是那个技师在我妻子阴道中进出的情形,那种兴奋的状态,终身不能忘记。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