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艳事

.
记得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因为急性肠胃炎入院,家人每天都来探望我,爸爸来过一次,妈妈、妹妹和女友每
天都来。最初两天我不能吃东西,只能从静脉注射葡萄糖,全身无力,昏昏沉沉就过去了。但我本来体质就相当不
错,到了第三天就复原过来。


我住的这间病房有6张病床,最初入院时好像有4个病人,但这两天有2个出院,所以剩下我和旁边一个三四
十多岁的男人,我们没事可作,就闲聊起来。


我知道他叫阿阳。这个阿阳根本不像生病,他是十二指肠发炎,入院已经一个星期,像他这么健壮的男人,应
该复原了吧,但他就是每天这里那里装痛,又继续留院。他也老实跟我说,他不想上班,反正公司有医疗津贴,就
多在医院里住几天。哼,好一个懒惰虫!


身体恢复之后,就觉得时间多得不知道怎么打发,我就跟这个阿阳扯东扯西谈起来,两个臭男人有甚么好谈天?
不久就转入淫色这种话题上去,先谈到A片那个日本女星的淫叫声最好听,又谈到那本H漫的画工最美、情节最令
人喷血,接着又说到平时的艳遇,在甚么地方最容易偷窥女生裙底春光,在那个酒吧最容易把妹,把妹之后又带到
甚么地方嘿咻。不愧是个三四十岁的家伙,经验还真够多!


到了傍晚,妈妈和妹妹来探望过我,她们回家之后,我和阿阳又继续聊天,说着说着竟然说起家人来。嘿嘿,
原来这个阿阳小时候就偷窥他妈妈和姐姐洗澡,有一次还趁他姐姐睡觉时,偷偷掀开她的睡衣,还拿出鸡巴在她嘴
巴旁边打手枪。


后来他把话题转到我身上,露出色淫淫的笑容说:「你妈妈和妹妹都很亮丽,难道你没有对她们想入非非吗?」
干他妈的,刚才妈妈和妹妹来探望我,她们美丽的外貌早就落入这好色家伙的眼帘里,我想在他的坏脑子里,可能
已经在幻想怎么淫弄她们,干!


不过他的话题却触动我的内心,反正过两天离开医院,以后不会跟这家伙有甚么来往,现在跟他胡扯也不会有
甚么问题。於是我也像他那样绽出色淫淫的样子说:「当然有,不单单是我想入非非,很多色狼也对她们垂涎欲滴
呢!」我看阿阳两个眼睛都睁大了,张开嘴巴快要流出口水来:「色狼?你说她们曾经被色狼糟踏过?」我点点头,
表情上装得像有些忧郁,但心里却扑通扑通乱跳,我要当着这个好色的家伙面前讲自己妈妈和妹妹遭到色狼蹂躝的
往事,那种感觉实在又羞辱又兴奋。我就讲起以前我小时候全家坐长途车回乡,因为路途遥远,晚上在路过的小旅
馆里住宿。爸爸很喜欢赌钱,每次都跟那些男人通宵去喝酒赌钱。


那时我们的房门都没有锁上,爸爸每次都快到天亮时,才赌完钱回来。但有一次半夜推门进来的不是爸爸,而
是当地一个专门强讨钱的流氓,他先把我们的钱都偷走,然后整个人爬上妈妈那张床上去。那时我才七岁,和妹妹
睡在另一张床上,那个坏蛋爬到妈妈的床上不久,我就听到妈妈在床板上挣扎的声音,我当时吓得不敢动弹,只听
到好一阵子丝丝嗦嗦剥掉衣服的声音。


「哇塞,你妈妈被那讨饭的色狼剥光衣服吗?」阿阳鼻水都流了出来。


「对呀,我还听到妈妈说不要、不要、以后不敢了,但她的衣服就一件件被剥掉,扔到蚊帐外面来。」我虽然
写色文好几年,但把这种淫事说出来,也还是很不好意思。


「你妈妈衣服全都剥光吗?那你就有看到她的奶子和鸡迈?」他急促地问。


「嗯,最初没看到,后来那个坏蛋把我妈妈压在床板上腾动着,所以蚊帐就掉了下来,我看到妈妈真的被那色
狼剥得全身光溜溜,她的两个嫩嫩的奶子被那坏蛋握在手里玩弄,搓来捏去,把她的奶头挤上来,再用嘴巴去嚼吃。
我妈妈被他弄得啊嗯啊嗯叫起来。」说起自己的妈妈被坏蛋淫弄,那种感觉很羞辱,但却使人有种莫名的兴奋。


「那你妈妈最后有没有被那色狼干进鸡迈里?」阿阳急得自己乱摸裤裆,我真担心他会忍不住射出精来。


「当然……有。」我说的时候有些难堪,但心底里却有种异常的兴奋,使我说下去,「那色狼就骑在我妈妈身
上,把她两腿张开,他那粗腰就强压下去,大鸡巴就整条插进我妈妈的鸡迈里,然后就不停抽出插入乱搅乱干起来,
把她干得又哭又叫,那时妈妈也才二十几岁,还是个年轻的少妇,平时爸爸跟她做爱,也都是温温柔柔的,但那次
那个流氓可真粗暴,鸡巴又大又长,整根捅进她的鸡迈里,还要上下左右乱动乱搅,把她强奸得不成样子。」我自
己说完,鼻血也差一点喷出来。


阿阳一边听一边哇哇地附和着说:「那个色狼干了多久?」「总共干了一个多小时,中间好像停下来几次,但
那坏蛋看我爸爸还没回来,就又抱起我妈妈,弄得她像像狗母那样跪在床上,然后从后面再干她一次,他那条粗大
的鸡巴又是连根插入我妈妈的鸡迈里,一共干了三次,还在她鸡迈里射精。」阿阳听得很兴奋,我想他的脑里内一
定在想像我妈妈被坏蛋强奸的样子。


他听我讲完,还意犹未尽地问:「后来呢?」其实后来那坏蛋就跑掉,妈妈穿好衣服挂好蚊帐,这事淫事就完
了,但我看到阿阳听得这么兴奋,自己也讲得这么兴奋,就乾脆来个「加强版」,於是继续讲下去,「后来爸爸到
了天快亮的时候才回来,那个坏蛋还抱着我妈妈的头,鸡巴正干着她的嘴巴,他和妈妈都吓了一跳,但我爸爸却是
喝得醉薰薰,走路歪歪斜斜,来到床边就往床上倒下去,然后就呼噜呼噜睡去。」阿阳兴奋地淫笑起来:「哈哈,
你爸爸那次真是便宜了色狼,戴了绿帽还不知道!」「对啊,爸爸倒下去还碰到那个坏蛋,但他却一点也不知道妈
妈给那坏蛋已经强奸过三次。那个坏蛋见我爸爸睡得醉醉的,就又抱起我妈妈,妈妈吓坏了,不敢太用力挣扎,结
果又给那个坏蛋打开两腿,大鸡巴又再一次干进她鸡迈里,这次还是在爸爸身边干她呢。」反正后面这些情节都是
创作出来,就干脆把妈妈说得淫荡一些,「那色狼每一下都干得很深,妈妈最初还咬着牙齿不作声,后来给他连干
四五十下,就美得全身发抖,顾不得我爸爸就睡在身边,娇喘呻吟叫床起来。」阿阳听我讲完妈妈被色狼强奸的事
件之后,还幸灾乐祸地说:「嘿嘿,幸好那个坏蛋只把你妈妈干四次,如果多干几次,你妈的鸡迈可能被他干破,
说不定被他弄大了肚子,你又多一个弟弟。」干他娘的,听完故事还要发表意见,趁机侮辱我妈妈,真是气人,但
我听了鸡巴竟然翘起来,还回答他说:「就是嘛,那个色狼真够坏,竟然敢在爸爸身边把妈妈奸污得淫声连连,又
把精液全射进她鸡迈里,妈妈很可能已被他那么多的精液弄大了肚子,只是后来偷偷去拿掉,那时候我年纪还小不
太清楚。」我不但没有厌恶这个同病房的阿阳,还继续绘声绘色地说着,看来我那种喜欢凌辱女友的变态心理更严
重了,连讲妈妈被别人凌辱的事情还喜滋滋的,简直不像话!


我本来想多讲几个凌辱自己妈妈的故事给阿阳听,但女友打电话给我,说她今晚稍晚会来探我。阿阳听到是我
女友要来,兴奋得两眼发光说:「你女友有没有碰过色狼?」干他娘的,刚才我才讲完妈妈给色狼强奸的事情,他
就得寸进尺,还想我讲女友被色狼凌辱的事情。


嘿嘿,这次不仅是写凌辱女友的故事,还可以直接把凌辱女友的故事从口中讲出来给这个好色的坏家伙听,我
心底里顿时冒出莫名的兴奋。不过我突然想起女友就快来探望我,如果我刚好和阿阳讲到最兴奋的情节,被她听见
或者被她打断,那就不太好了。


於是我说:「明天再讲吧,我女友快来了。」阿阳对我装个鬼脸说:「明白!我现在立即睡觉,不打扰你们谈
心。」我也笑着说:「睡觉?我会相信你这么早可以睡着?你可不要偷听我们谈话。」阿阳知道我在说笑,也就说
:「我不会偷听你们谈话,只会偷看。」这家伙还真的上床装睡觉,他反卧在病床上,脸侧躺着向着我这张床,只
要他张开眼睛,就可以看到我这边来。干他娘的,他还真要偷看我和女友谈情呢!


女友晚上九点多才偷偷溜进病房来。医院是规定晚上不能来探病,但实际上,外面的人很容易溜进来。女友进
来时,有个护士看到她,也只是说:照规定现在是不准探病,你不要留太久就是啦。就这么轻轻一句,就放她进来。


「咦,全都出院了?」女友很奇怪病房里只剩下我和阿阳两个。


「小声一点。」我坐在床上,用低沉的声音说,「我旁边这个男生今天又呕又吐,刚才吃了药才睡觉,你别吵
醒他。」女友看看阿阳沉睡的样子,伸伸舌头,声量也低了下来说:「幸好没有吵醒他。」然后她就跪在我面前,
用手托着头,凝视着我的脸说,「嗯,你今天脸色好了很多,」她把我的大腿抱着,俏脸也伏在我的大腿上说,「
前两天真吓死我,你害人家担心死了。」我心里一阵温暖,想到女友这么关心我,心里不禁有点感动。平时我老是
想尽办法凌辱她,她却是时时刻刻在关心我。我心里觉得有些内咎。


我轻抚她的秀发,她抬起头,两颗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我的手就抚摸她那张可爱的脸蛋,把她的下巴托起
来,她也善解人意地站起来,伏向我怀里,我们就亲起嘴来,我们好几天没这样亲热过,她也感受到我喜欢她那种
热力,张开小嘴让我的舌头钻进去,逗弄她嫩嫩的小舌。亲吻的时候,女友总是害羞得闭着眼睛,我却喜欢张开眼
睛看她羞红的脸蛋。


我眼睛看向阿阳那张床,他竟然睁开眼睛在看我们亲吻,干!不是偷看,而是公然地看,他看到我也在看他,
竟然还从被子里伸出手,向我竖起大拇指。


好家伙,刚才那一点点的内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现在又开始要表演凌辱女友了!


於是我就搂住女友,她有些惊慌地看看门外,怕有护士突然进来,但敌不过我热情的亲吻,就全身软软压在我
身上,两团嫩嫩的肉球就挤向我,哇塞,女友的奶子可真是诱人,压得我舒服极了。我双手搂住她,右手就开始不
规举地在她娇背上抚摸,而且向下摸到她的屁股蛋上,那里的嫩肉实太美,就让另一张病床上的阿阳羡慕我吧!


但单单让他羡慕我还不够,最好就让他欣赏一下我女友的美态!


於是我的手向下摸到女友短裙的裙脚,然后掀动起来,哇咧咧,女友的裙底春光全给那家伙看见了!我看到阿
阳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看着女友的屁股,屁股的嫩肉被小内裤包着,全给他看见了。


「嗯……」女友和我完成了长长的亲吻,挣扎起来说,「小色鬼,偷掀人家裙子,给隔壁床那男生看见就不好
了。」「不用担心嘛!他吃了镇静药,起码睡到天光。」我又把她搂住说,「我们再来嘛。」女友有些犹豫说:「
不要,等你病好了回家再跟你玩玩。」哼,看来我要想办法才能让女友屈服。於是我装着耍小孩子脾气说:「那好,
你不给我弄,我今天晚上就DIY!」女友忙说:「不行啊,你的病还没好,还打手枪就会更严重。」我鼓起嘴巴
(各位不要学我,男生鼓起嘴巴实在很恶心,不过病倒的时候,可以向女友撒娇)说:「我的病不好,都是你害的!」
女友给我这么说,心里全软化了,连忙投降说:「真没有你这小色鬼的办法,人家就给你弄,但一定不准DIY,
知道吗?」我听了之后,喜上眉梢,立即点头同意,魔掌立即向她的大腿袭去,再次把她的裙子掀上来,手指搭在
她大腿根上摸她私处的嫩肉,手指找到她那小内裤的边沿,钻进她的内裤里,女友羞得不敢睁开眼睛,但这一切都
落在阿阳的眼中,呵呵呵,我心里莫名的兴奋感又再次冒起。


我的手指碰到女友那两片嫩肉,找到她嫩肉之间的缝隙,女友全身抖了一下,我的中指就挤了进去。


「嗯……你好坏……专弄人家那里……」女友闷哼抗议着,但没有挣扎,任由我把她搂倒在床上,手指从她屁
股后弄她的小嫩穴。我心里扑通扑通跳着,我想那边阿阳也看得兴奋不已,就不要错过这次暴露女友的好机会,於
是把她的内裤中间地带扯开,哇塞,虽然我看不到,但阿阳可是完完全全看到我女友的嫩穴,连她的阴毛也一并看
得清清楚楚。


我看到阿阳在床上虽然装睡,但也忍不住骚动起来,他看到我女友的嫩穴后,一定是在幻想操干她的情形。我
这次就不再挖女友的小嫩穴,而是轻轻把她两片嫩肉拉开,哇塞,我看到阿阳好像要喷鼻血那样,他一定是看到我
女友嫩穴中间的肉洞了!


就在我和阿阳都很兴奋的时候,竟然有护士推门进来!


女友吓得坐直起来,那个护士看到她慌张的神色,抿着嘴笑,她大概也知道是甚么回事,她四周巡视一下,就
对我女友说:「小姐,时间差不多了,你再不走,我就会捱骂了。」女友见护士走出病房,就娇嗔地轻轻打我一下
说:「都是你害的,人家要回去了。」我拉着她的手腕说:「护士那几句话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她不会赶人的,你
再多留一会吧。」我心里倒是舍不得她离开。


女友像哄小孩那样对我说:「小猪公,我真的要走了,你看现在已经几点了?


你再不给我走,人家一个小女生这么晚才单独回家就会很危险……」我听到女友这么一说,竟然想起阿阳刚才
听完我讲妈妈给色狼强奸的故事后,还问说我女友有没有碰过色狼。我心里冒起一个念头,既然女友讲到这里,倒
不如顺她话题说下去,於是故意说:「有甚么危险?是不是怕碰到色狼?」女友又是娇羞着说:「就是啊,你还明
知故问!人家一个小女生,很容易给色狼逮去。」干!一股兴奋感觉散布全身!病床上的被子底下,我那根大鸡巴
已经勃然而起。我心理真是变态极了,听到女友说她容易被色狼逮住,我就兴奋得不像样,脸上立即流露出淫相来。


我又把女友的手腕拉紧过来说:「色狼抓住你之后,接着会怎样?」女友脸上泛起红云,嘟起小嘴巴说:「人
家是你女友呐,你怎么总是喜欢听到人家碰上色狼的事情?」虽然她不知道我喜欢凌辱女友这种变态心理,但她已
经知道我喜欢跟她玩强奸游戏,所以她怪责我一句之后,却又顺从我的意思说下去,「人家是个弱质的小女生,碰
到色狼就很糟糕了,人家今晚还穿这种短裙,很容易被色狼……强奸了……」她说到这里,有点害羞说不下去。


我说:「色狼怎样强奸你,快告诉我!」女友有点慌张看看门口,又看看隔壁床的阿阳,都没有动静,她才放
心地对我说:「小猪公,看你病倒了,我才迁就你。你看就好了,千万不要自己打手枪,答应我吗?」说完伸出右
手的小尾指。


我也伸出右手的小尾指跟她勾了一下,她羞涩地说:「色狼当然是把人家按倒在地上强奸……像这样……」女
友就在我和阿阳两张病床之间的地板上躺下去。


她真是个笨瓜!她以为这个位置可以躲过护士突然开门进来的眼光,但她没想到这个位置不仅我可以完全看到,
而且连阿阳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女友楚楚可怜地躺倒在地板上,她把短裙子故意拉到腰上去,小内裤和白嫩嫩的大腿全都暴露出来了,那内裤
中间凹下的部位还有点湿湿的,可能是我刚才挖弄她嫩穴的结果。妈的,真的令人喷血咧,女友全身软软躺在地上
那种光景,如果各位网友看到她这个样子,还真会把她按在地上立即强奸她呢!她这个样子太容易勾起男生的联想,
觉得她就真的像被色狼侵犯后的情形。


女友在地上维持了半分钟就起来,她说:「好了吧小猪公,人家就是这样被色狼强奸了。」我强抑着心里的兴
奋,装着一脸不满意说:「一点也不像,色狼没脱你的衣服怎样强奸你?」女友又是羞红着脸说:「人家不是色狼
嘛,怎么知道你们色狼会怎样脱法?」我把她整个人拖过来说:「那我帮你脱!」女友挣扎了一下,就半推半就让
我的魔掌在她身上游动,我的右手先伸进她的裙子里,把她的内裤脱下来,但不是完全脱掉,而只是拉到她的小腿
上。我看到隔壁床的阿阳睁大了眼睛,狂吞着口水,我的左手伸到女友上身的衬衫上,本来想把她的钮扣撕开,但
想到她回家的时候,总不能没有钮扣吧,所以才温文地解开,里面有件薄薄的小内衣,呵呵,这件倒是可以撕破的,
於是我两手用力撕开,女友给我吓了一跳,忙推开我。我也觉得好像有点过份,怕她生气,就放开了她。


她没有生气,只是轻轻地说:「这样好了。」说完又装着是被色狼强奸之后的样子,躺倒在地上。


妈的!这次才够令人鼻血狂喷呢!想想看,自己可爱动人的女友软软地躺在地上,上身衬衫被剥开来,里面的
内衣被撕成两半,乳罩已经移了位,大半边奶子露了出来,下身的短裙掀到大腿上,内裤被脱到小腿上,好一幅被
色狼爽完的样子。


「可以了吗?」女友躺在地上几十秒,还很温柔问我。


我看得差点要喷出精液来,阿阳在床上不禁蠕动起来,妈的,他自己打起手枪来!看来他脑子里一定在幻想我
女友被色狼强奸的情形!


这可是机会难逢,我就说:「我要看你被色狼强奸时挣扎的样子。」女友真的在地上挣扎起来,好像真的被色
狼强暴的样子。她两腿乱蹬,短裙这下子就全卷上去,她整个私处全都暴露在我和阿阳的眼前,她的嫩穴也就全都
暴露了出来,我的心兴奋得快要从嘴巴里跳出来。


我看女友还真的沉醉在被奸的幻想里,就说:「色狼要从后面强奸你!」女友真是善解人意,听话地反身跪卧
在地上,两个嫩嫩的屁股露在我和阿阳的面前,还来来回回挺动着,像真的是被男人的鸡巴抽插奸淫着,她屁股之
间嫩穴上的两片阴唇完全露出来。


这一次女友还轻声地发出呻吟声:「快救我……非……人家被色狼强奸了……快来救人家……人家快被色狼插
破……啊……」女友学得真像,除了声音比较小之外,真的被强暴的样子。


女友看来是豁出去了,继续呻吟着:「非……色狼还玩捏人家的奶子……人家快被色狼玩死了……」说着把自
己的乳罩向上扯开,两个大奶子就晃动地来,妈的,女友这次可真是亏本了,她不知道另一张病床上的阿阳正欣赏
她赤条条的淫态。


我兴奋得不停搓弄鸡巴,希望女友再玩久一点,但她还是担心护士会再进来巡视,所以也只是装了两三分钟,
就整理衣服站了起来。那天晚上,我要她把内衣、乳罩和内裤留下来。


她虽然最后答应我的要求,但却幽柔地说:「你让人家这样子回家,如果真的碰到色狼怎么办?」我呵呵呵淫
笑着说:「那色狼就可以省去脱掉你内衣内裤的麻烦,直接把烂鸟插进你的小鸡迈里。」说的时候还把手伸进她的
裙子里直接摸弄她的小穴。


女友跺着脚娇嗔说:「你还说这种话,哼!人家如果真的给色狼强奸了,看你还会不会这样高兴!到时候你可
别后悔。」哈哈,我怎么会后悔呢?我心底里就是喜欢自己可爱的女友被其他男生干上。


我那晚还把女友的内裤、乳罩和被撕破的内衣都送给阿阳,他就在病床上把她的内裤套在自己鸡巴上打起手枪
来,还一边说:「哇塞,你女友这么漂亮,你就让她没穿内衣裤回家,真的碰到色狼她就完蛋了。」干,他说得有
道理,我凌辱女友的心理太过热衷了,阿阳说起来,我才觉得真是过份,因为从医院回家那条路除了要搭公车之外,
还要走过两三条暗街小巷,如果女友真的碰到色狼,那后果可真不堪设想呢。


阿阳看到我有些发愣,知道我在担心女友的安全,却更加兴奋说:「算了吧,现在担心也没用。」他指着我女
友内裤中间湿湿的部位说,「你看,她这么容易湿了,一定是个骚包,给几个色狼轮奸也不会有问题。」妈的,这
家伙真是可恶!


他脑子里面一定在想像我女友被几个色狼拖到巷尾轮奸,我女友会不会像刚才她跪卧在地上那样,被男人的鸡
巴从她后面一根接一根地插进去胡搅乱弄?阿阳这家伙能力也不高,打几十下手枪已经把精液喷在我女友的内裤上
……想不到这次住院还因祸得福,让我又有机会暴露她凌辱她。我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友,真是性福!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