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件和同桌女友菲菲

幸好刚进班就发现世界大乱,身高160以下的政治老师兼班主任扯着脖子在大喊:「必须服从分
配,马上按新座位给我坐好!」第一节课是政治课,班主任怎么笨到一大早调位置?大家当然有组织地
磨洋工。

我看看新座位表,什么?

我扭头在人群中寻觅,在课室的角落,我的初恋女朋友菲正微微笑看着我,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
身旁的座位。她的衬衫下白净的小背心隐约可见,我的脸刷一下红了,快步走过去,「不会是你主动申
请的吧?」她好象突然想起什么,脸也有些红,说道:「什么,班主任说两个语文科代坐在一起收作业
也方便些,是利民措施。而且学习好,让别的同学坐前面去,当然看不见可以申请前调我们从此就成了
同位,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反正今天收作文本,我们俩的桌上就放着很高的一摞本子,我想这下有两桌
子书睡觉也没人知道了。偷偷看看菲,谁知此人竟在看漫画,嘴角带着一丝浅笑,白皙的脸颊有桃红的
颜色。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手腕,细腻的感觉。她以为我想牵手,于是一手拿着漫画,另一只手伸了过
来,头也不回,我的手停在半空,她的手指按在了我的小腹上……我吃了一惊,她的手抓了个空,随即
脸红了起来。在那一刻我们都些不知所措。政治课继续在无比枯燥中进行着。我牵着菲的手,放在大腿
上,感受着她的小手软弱无骨的温柔,这种温柔,我是多么的熟悉,昨夜的种种,又浮现在眼前。不知
不觉,小弟不老实地站了起来我偷偷瞟了她一眼,却看到她手上还拿着漫画,眼睛却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那里。我愣了一下,她也看到了我的目光,两目相对,都有些尴尬。她咬了咬下唇,皱了一下眉头,指
着我裤子上的山峰。我咧着嘴耸耸肩,表示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老师这时候提了个问题,有人很不幸地站起来回答,我抬头看了一下,忽然倒吸一口凉气:她顽皮
地弹了我的老二。于是迅速膨胀,僵硬。

我坐在最后一排最右边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初中楼外的风景,她坐在我的左边。这时她索性面向
我趴了下来,加上面前的一大堆作文本,除非其他人站起来,否则谁都看不见我们在做什么。

大概这种情况给了她顽皮的勇气。在弹了第一下后便继续有第二下第三下……大概发现每次不太相
同(因为击中点不同,所以每次简谐振动的路线都不尽相同),于是她显得比较有兴趣。

我看着她,她也对我笑笑,做了个鬼脸。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山峰的顶部,好象在抚摩小孩子的脑袋,
我再次倒吸凉气。她发现了我的这个举动,似乎有些不解,趴在桌子上努力地侧了侧头:痛吗?我苦笑
不得,当然不是。她说:我看看。

好象要问我借橡皮一般。我瞪了瞪眼,这样是不是太离谱?周围的人都在接受洗脑,没人留意坐在
最后的两个语文科代在做什么。

她已经付诸行动,一点点地拉开了我的裤链,小手伸进去拉开了碍手碍脚的内裤,我的小弟一下子
跳了出来,她马上把手抽了回去,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那根肉棒。

我手放在桌子上,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安慰她,可是是我吓到她了吗?这真是件怪事。

她向我吐吐舌头,接着伸手把住了我的肉棒,说道:好烫,衰人。白嫩的手指绕在黑黑的阴茎上,
给人以剧烈的视觉刺激,可惜其他人没有这个眼福啦,哈哈。

她用大拇指抚摩着我的龟头,我不禁抽动了一下。她皱皱眉头:敢动??随即用力地拔,却意外地
发现我马上更加硬起来。

她脸有些红,笑着说:你这么夸张啊?我点头称是。她发现龟头上有一道裂缝,于是又好奇地用手
指掰开看看,一时气血上涌,她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龟头下面的皮肤,轻轻地上下套弄。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复杂,不过接下来的阵阵快感冲击之下,我咬着嘴唇,瞪大了眼睛看者卖力讲
课的班主任。虽然她的动作还是不如我自己啦,不过我觉得十分刺激。

这时下课铃很不是时候地响了,一切马上收场,老师胡乱讲完了最后一段,她也很负责把我桀骜的
小弟塞了进去。整个上午,我都萎靡不堪,内火上冲,手象练了鹰爪功似的不时在空气中抓些什么。

对付完四节课后,大家象潮水一般涌向饭堂,街上的小食店,有的大概还去了娱乐场所。整幢初中
楼死掉一样寂静。

我和她都留在教室,似乎特别有默契。她向我骄傲地笑了笑,我一把把她拉到身边,搂着她的腰,
重重地吻了她的脸蛋。手不自觉地从腰际攀了上去,摸到了她的乳房,她眯了眯眼睛。

我轻轻地捏着,好柔软,老二又硬了起来。她看到我的裤子上又出现了小山峰,于是再次饶有兴致
地拉出我的肉棒玩弄起来。

渐渐地,她的乳头也硬了起来,我由轻揉她的乳房变成了捏着乳头,细细地捏弄,用手扯紧她的衬
衫,乳房上有一个明显的突起,异样的性感。她也在不断地套弄着我的阴茎,我说:快点。

她很是听话。我的呼吸浑浊起来,放弃了她的乳头,再次粗暴地抓住她的乳房蹂躏起来,还不时低
头吻着她的脖子,脸颊,嘴唇。

肉棒越来越硬,我原本扶着她后背的手按住了她的脖子,说道:菲,帮我,含着我好吗?

她贴着我的脸,轻吻了一下:不行,什么味道?我说:菲,我不行了,帮帮我嘛,就含着就可以了。
经不住我软磨硬泡,她红着脸,弯下了腰,先是用舌头试探性地舔了一下我的龟头,我轻轻地喊了一声,
她的舌头异常的柔软,又很温暖,如同电流缠绕在我的龟头之上,直击中我的大脑皮层。

她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在舔了舔嘴唇后,毫不停留地一下子含住了我的肉棒。仿佛进入了一个温暖
的洞穴,一根湿润的舌头在上下打转,我的下身不禁向上挺起来,以便阴茎进去更多一点。我说道:菲,
象用手一样,快,快点。

她于是慢慢地上下套弄起来,舌头有时会顶住我的马眼,轻轻一拨,感觉好象舔开了肉缝,似乎有
些粘粘的液体流出来,粘在了她的舌尖。这种淫秽的感觉令我看不见周围的一切,窗外的蝉鸣越来越约
微弱。

她的小虎牙会不经意地刮到我的阴茎,有时还好奇地单单吮吸一下我的龟头。

我低头看着她,她齐肩的秀发铺散在眼前,我乌黑的阴毛不时地碰到她有些绯红的脸。我因为阵阵
快感轻轻的颤抖着,伸手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撩开了纯棉的背心,一把抓住了两颗温热的大肉球,随
着她上下起伏的节奏拨弄着,时而又捏着两个乳头,狠狠地搓。

她嘴上的动作也加快了,而且不时地咬一下,我抓着她的乳房,指间夹着乳头。终于,我本能向下
一扯她的乳房,腰一挺,肉棒一阵发涨,在她嘴里剧烈地喷发,她也停止了动作,含着我的阴茎。

我的手一松,摊在了椅子上。她抬起头,好些狼狈,嘴角还有少许精液。她捋了捋耳畔的头发,微
笑着看着我,脸色绯红。我拿出面纸,替她擦去嘴角的精液,她也细心地帮我擦拭着龟头。

她捏了一下我的腿说道:你的东西好多哦,都流出来了。

我忽然想起:吓?你,你吞下去了?

她点点头:是啊,味道一般,没有什么味道,就是腥腥的。你一下子喷出那么多,我想都没想就吞
下去了。

天,我好感动。整理过后,我搂住她好久好久,呵呵刚才女朋友来玩,捧着我的杯子喝水。中午的
时候我泡了杯热茶,女朋友残留在杯子上的香气散发开来,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有些期待,期待一些新鲜的经历。但功课也越来越忙了,我们每周都会有测验,
连打情骂俏都没有时间,自然在课堂上也老实了下来。

大约在下期中前的某天。这天下午开班会,教政治的班主任走上讲台,说要宣布本届直升名单。名
单里有我和菲,我们这个学期的连续三次直升考试都还可以,心里也早有些准备了,不过还是很兴奋的,
从此除了收作业就没什么事了,老师告戒我们还是要看看书,去他的吧,教政治的笨蛋。

第二天,课还是要继续上的,这节是数学课。数学老师是个刚任教两年的女生,叫婉菁,数学十分
了得,短发,160cm,肤色是健康的浅咖啡色,有点瘦,胸部滚圆,象一对小苹果。她性情十分活
泼,上课时会用粉笔扔打瞌睡的学生,我当然是中招无数,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和她吹牛,故此也混得很
熟,昨天知道我直升还要我请客。

我和菲都装模作样地端坐,手里各捧一本书,坐在后面也就不怕影响别人,所以其实都不是课本。
婉菁看了和我对视而笑,接着继续讲她的怪题,还不时找人上去解,我不会,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扭头
看看菲,她在看漫画。我伸伸懒腰,往椅背上一靠,左手还拿着书,右手自然地垂下来,当然,这是从
婉菁的角度来看,其实我是把手放到了菲的大腿上。

菲瞥了我一眼,扁扁嘴,继续看她的书。我的手搭在她的裙子上,慢慢地挪到了裙子的下摆,用手
指碰了碰她的膝盖,天气异常地热,她的皮肤却很凉爽,象摸到了一块光滑的水晶。

我移开了原来搭在裙子上的手掌,摸进了她的裙子。她的皮肤很好,水水的,大腿很是柔软。我的
手往上摸去,她的裙子被稍微揭开,我看看她的反应,她知道我在看她,也吐了吐舌头,又专心地看她
的漫画。

我暗爽,菲没有反对,我就继续向上探索。裙子向上提起了不少,我的手指忽然碰到了布质,是她
的小内裤。她好象不知道一样,趴到了桌子上,盘起手压着书继续看。我沿着内裤的边游动,向两腿之
间伸了过去。一切都是软软的,却又很有弹性。

我的手现在放在她的小腹上,靠外面的一边,裙子还是很老实地盖在大腿上,而我这边却是很性感
地撩到了腰际,她的小内裤露出了边缘。她把脸埋了起来,好象打起瞌睡来。我于是胆大起来,手指摸
到了两腿之间,她的腿微微张开,刚好使我的中指和食指能放在中间。

我轻轻地由下往上地划过,感觉到手指之下,她的毛毛受到压力发出很轻的声音。我一次又一次地
由上至下,又由下至上地划弄她。我的下体也开始兴奋起来,阴茎顶在课桌下面。玩弄了一会,我又贪
心地想把手伸进去。于是我用中指撩开了她内裤的内侧,我低头看着,她的阴毛露出来,有些油亮。

她突然伸出手,头还是埋着的,伸手狠狠地抓了我的阴茎一下。我反而觉得很销魂,一下子把食指
和中指都伸进了她的内裤,第一个感觉就是湿暖,我的中指抵在了她的阴唇上,软软的一片,指尖觉得
有些粘粘的,周围的阴毛好象棉花一样垫着我的手。

我的中指向下伸去,尽量贴着她阴唇的下面,一点一点地拖上来,稍微一用力,阴唇微微一张,含
住了我的中指。我继续地向上游走,感觉到她的阴唇渐渐地合拢,我的手指一提,摸到了阴唇的上末端,
好象碰到了一个小小的突起。

菲的身子突然颤了一下,再次伸手抓来,那天我穿的是运动裤,我想吓她一跳,于是轻轻一抽身体,
右手飞快地把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一拉,阴茎一下子跳了出来,愤怒地指着天花板,菲的手刚好伸过来,
一下子抓住了我的阴茎。窗外的蝉叫得很凶,我却打了个激灵。她粉嫩的手握着我的阴茎,定在那里,
大约是吃了一惊。

婉菁还在讲台上不紧不慢地讲着她的数学题,同学们都在看着她,而且我们的位置是全班最后,同
一排没有别的人,丝毫没有看到我们精彩的情景:我撩起菲的裙子,手伸进了她的内裤,在内裤的边缘
还露出了一缕阴毛,我的用手拉开自己的裤子,菲伸出右手握着我的阴茎,似乎还在不断地跳动。

象在唐胖子那看的黄碟里的片段一样,我轻轻地抚摩起菲的阴蒂,时而绕着突起打转,唐胖子呢,
我还抽空看了看,他在前排中间,看着一本写满日文的书,这人直升了还活得那么累,为打游戏学日文。

我一边轻柔地玩弄着菲的阴蒂,一边看着她,虽然埋着头,但还是能看到她的脸有些红,桃红色的,
很是好看。她的手也报复性地开始上下套弄我的阴茎。

我的呼吸有些困难,但手指还是很敬业。打几个转,又轻轻地按一下她的阴蒂,有时还把中?干斓
揭醮缴希匆恍ひ耗ㄔ谝醯偕希廾负湍粗富共欢细ψ潘囊趺⒊錾成车纳簟?

过了一阵子,我又退到阴蒂的上方,她阴蒂的上方有一片皮肤褶皱,象包皮一样包着阴蒂。我捏着
她的阴蒂包皮,不断地搓捏,她的阴蒂也随着节奏上下跳动,她发成了轻轻的呻吟声,」唔……「幸亏
婉菁的声音比较大,大家都没有听见菲的低吟。过一阵子,菲突然加重手上的动作,死死地握着我的阴
茎,用力地套弄,我的阴茎一下一一下地抽动,越来越硬。

我挺直了腰,尽量伸直腿,龟头上流出了亮晶晶的黏液,我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两只手指交替地
运动,飞快地扯动她的阴蒂。从她撩开的内裤可以看到她粉红色的阴唇分泌出很多黏液,一小股地冒出
来,有的粘在了阴毛上。

她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好象要捏碎我的阴茎,我被钳得有些痛,但这种刺激的感觉使我异常兴奋,
我咬紧了牙,抽出一张纸巾,盖在龟头上,左手加快动作,狠狠地刺激着她的阴蒂。她的内衣上出现了
两个深色的印子,我知道是她的乳头也开始硬起来了。

看着她湿漉漉的阴唇,我头皮一阵发麻,阴茎重重地抽了一下,接着剧烈地抽搐起来,菲更加猛烈
地套弄着我的包皮,用拇指不断地刮着阴茎地下面,帮着挤出了大股大股的精液。我的抽搐慢了下来,
发紫的龟头喷出了最后一股精液,菲的手还在随着我玩弄她阴蒂的节奏死死地套弄着阴茎。

忽然,她的手不动了,转而握住我的阴茎,手不断地颤动,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她突然抽手按住了
我的手指,让我紧紧贴在她的阴唇上,一股滚烫的淫水,粘粘的,热热的打在我的手上。我看看讲台,
婉菁转过身去写着些什么,于是我伸手一下握着菲的乳房,紧紧地握得有些变形,随后又飞快地捏扯了
她的两个硬硬的乳头一下。她一直埋着的头转了过来,脸色绯红地对我笑着……精彩的一天结束了,菲
先回家,我去办公室拿作业,里面只有婉菁一个。我笑着:美女,还不走啊。一边在翻语文老师桌上的
作业本。婉菁的脸忽然红了一下:你这个小坏蛋,不要来烦我,我今晚要值班管你们班的人晚自习呢。
我抬头看了看:是吗,还好我不用晚自习。说着拿起一大叠作文本想拿回班去,走过她的桌子,她今天
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无袖,白色的裙子裹住她结实的小屁股,浅浅的咖啡色,胸前的小苹果也是这
样的颜色吧,哎呀今天被菲搞得我色心大动。

心里一动,身子凑了过去,下巴抵住她的肩膀,蹭了蹭她的短发:在做什么呀?她脸又红了一下:
死去,和你同桌玩去。

我讨了个没趣就泱泱地走出了办公室,突然,我觉得有些不对,心砰砰跳了起来:和这个婉菁,虽
说是我的老师,但平时也玩得乱七八糟,我从来都没有把她当老师看,她也从来不会象今天似的,我碰
碰她就脸红,最奇怪的是,她还叫我和同桌玩去……不会是今天的事让她看到了吧?

我不禁紧张起来。想了一会,上课时她好象一直都没怎么看我,怎么会呢。

反正也想不出什么,我也没管,发了作业本,唐胖子就过来拉了我去他家玩为准备考研看政治,烦
得要死!!!看了一晚才看了几页,要死了!

心里一直惦记着婉菁那天说的话,在课堂上特别是她的课不敢太嚣张了,不过我没把那天的事告诉
菲,免得吓着她以后都不让我在学校碰她了,是不是有些坏呀,呵呵。

毕竟是夏天,菲穿得性感,本来大家都应该穿校服,但现在直升生谁也不怎么管,于是今天菲穿着
自己的白衬衫,一条刚盖住膝盖的天蓝色裙子。菲的衬衫好象是立体剪裁的,到腰际比较窄,胸部常常
有点紧绷绷的有些皱褶,中袖,恰好露出白皙的肘部,我很喜欢看她穿这件衣服。

刚进来时她还说腰以上有些紧,我伸手扶着她的腰侧,拇指刚好按着她乳房的下方,我笑着偷偷用
拇指托着她的乳房说:」是不是这里紧?」她有些紧张地说是。我忽然想起是在课室里,这样是不是有
些过分?我刚要松手,却看见在她乳房上出现了一片深色的印子,透过她其实有些透明的胸罩。这个小
女人,怎么就兴奋起来了。我咽了咽口水,努力使自己不去看她兴奋的乳房。

上数学课的时候我睡着了,终于可以平安睡一觉了吧。正在梦中扮演英雄人物打怪兽,一不留神被
当头一棒,我刚要发作使出十成功力,却被菲摇醒了……抬头一看,唐胖子正幸灾乐祸地回头看着我,
婉菁在讲台上嚣张地看着我,现在还要挨她的粉笔???!!!我自叹倒霉,和老师混得太熟的下场就
是她往往会拿你杀一儆百,因为你不至于和她翻脸……强打精神看小说啦。菲在捂着嘴坏笑。

自习课。我在用勺子慢慢地刮着雪糕,大家都在奋笔疾书,做各种习题,唐胖子也在奋笔疾书,不
过我敢打赌他肯定在写连男生都脸红的东西。一时淫兴大发,放下手中的雪糕,一把揽住菲,把她按在
我的腿上。菲放下书,微笑着闭上眼睛躺在我的身上。

我把手按在她紧紧的衬衫上,轻揉着她的胸部。抓住其中一个握在掌心,食指和中指夹着她还小小
的乳头,感觉它慢慢地硬起来。我看看四周,大家都很认真,于是我就蹑手蹑脚地解开了菲胸前的几个
扣子,她穿的不是胸罩,是那种弹性十分好的半截背心,我轻轻一撩就把它翻了上去,两个白白的乳房
一阵跳动。

我最喜欢菲的乳头,乳晕是粉红色的,周围有少许的软毛,每当看到这些乳毛我就兴奋不已,忍不
住,我低头用舌头舔了一下她的乳晕,用舌尖拨着她的乳毛。菲的脸刷地红了,咬了咬下唇,但也没有
其他动作了。她左边的乳头本来还没有硬起来,我舔了一下后慢慢地红起来,原来粉红的乳头慢慢地,
一点一点地挺起来,越来越大,好象阴茎一样。现在菲的两个白如羊脂的乳房上挺立着红红的乳头,有
花生米般大小,看上去好象是含苞待放白荷花,在花瓣的尖上是粉红的颜色。

我轻轻地摸着菲的乳房,故意不去碰她的乳头,她的乳房弹性很好,我抓住其中一个,稍一用力再
松手,留下了红色的印子,过了一阵子,红印子慢慢地褪去。我的阴茎硬生生地顶在她的背部,一阵眩
晕,我低头:我要插你。她笑笑,依旧闭着眼睛:想死啊你,发神经!她的乳头由于我一直没有碰,慢
慢地软下来,又变成了粉嫩的小豆子。我再也忍不住,低头一下子咬住了她的乳头,她轻轻」唔「了一
声,她的小乳头在我的舌头上迅速地膨胀,我用舌头乱拨着她的乳头,在她的乳房间散发着一阵奶香,
我不禁开始用力地吸起来。菲皱着眉头,但嘴角又有一丝微笑。我退出来,改用舌头绕着她的乳头周围
打转。突然又一下子用牙齿咬住她的乳头,我一用力,她就握紧拳头。今夜我是属于你的,看我野兽般
的疯狂吧!【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