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回想录

九十年代初,在经过一年的回复后,本人终于如愿进入了上海一所重点文科类大学,高中时代追求
的目标一夜之间成为了现实,几年来紧绷的神经忽然得到了彻底的解放。曾经有过的远大志向此时仿佛
需要重新思考和规划。大二还未结束,英语四级考已经通过了,从此除了毕业文凭似乎我的大学学业基
本上已经提前结束了。大学生活总是感觉有用不完的时间,大一下半学期我已经参加了学校的业余散打
队,凭着我高中时代唯一的体育爱好所带来的过硬的身体素质,很快我就在校队中站住了脚,在老队员
开始相继退伍的情况下,逐渐开始担纲挑大梁,陆续参加了一些业余比赛,成绩稳步提高。

每天高强度的训练是枯燥的,但我对这项运动的喜爱让我没有半点怨言。那时散打队里只有男生,
不时也会听到其他队员在相互谈论比较校园里女生的高矮肥瘦,九一九二那会高校里已经有不少男女开
始恋爱,只要不惹出人命「搞大肚子」,学校里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因此校园里成双成对出入饭
堂,自习室的大有人在。而同时校园里也存在着打架甚至斗殴等现象,有时各个同乡会便成了一个个小
帮派组织,偶尔出现打架吃亏的情况还得找找老乡帮忙。因此散打队员们尽管很少参与其中,但却成了
人人要拉拢和追捧的对象。几个男队员相继也找到了女朋友,开始了两人世界。

一天训练开始前,教练很意外的宣布,今天将会有一名新队员参加散打队。

希望大家以后多多给与指点。当训练室门被推开的时候,我和其他队员都楞了一下,原来进来的竟
然是一名女生,1米65左右,看上去甚至比我1米75的个头还要高出不少。修长的腿,身材非常匀
称,尤其是臀部很翘,爆发力应该够强。齐耳短发,显得很精神。瓜子脸,大眼睛,正是我最喜欢的那
种。皮肤尤其白皙,如果不是教练提前宣布,我还真让人怀疑她是不是练舞蹈的。

「各位师兄好,我叫刘燕燕,大连人,大二法律系的,大家可以叫我燕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原来是我学妹。

因为我是队长,所以我只能代表队员们欢迎几句,高中时代那个在男女方面青涩的我对于女生基本
上是绝缘的,但对于女性的好感往往有时可以让我爆发出一种幽默:「我代表全体队员欢迎欢迎燕子归
巢,大伙都叫我阿峰,不是那个疯子的疯,是山峰的峰。现在我们全队凑成江南六怪了。」

大伙哄堂大笑,因为我们平时经常谈论武侠小说,所以大家都有相当的默契,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我一一介绍了其他4名队员。

教练此时开口了:「以后大家就是伙伴了,训练的时候阿峰你多带着点,强度不要太大,由浅入深,
要注意安全。」

当天的训练基本上是以体能为主,我把我们队的情况先向燕子做了介绍,同时又给她选择合适的护
具,再介绍一些散打的基本规则。然后安排燕子先活动开各关节,让身体热起来。燕子柔韧性很好,但
力量比较欠缺,大多数女孩子都存在这样的情况,以后的训练一方面要加强力量训练,再从基础动作开
始练。没一个小时下来,我们已经很熟了,其他队员也很知趣,看出来我对燕子很有好感,休息的时候
还经常说些我以前比赛的事情,大多数都是好玩的。

「你想不想知道大师兄打赢对手的秘方?」队里的王潭故作神秘,脸上露出狡黠的笑。我们称他叫
猴子。燕子好奇心很强,我知道猴子没啥好话,白了他一眼,「上次市里组织的邀请赛,在比赛中,我
看到大师兄又在吃他的祖传秘方了」,大家一听都开始笑,其实我知道他要说啥,在四个月前的一次个
人赛中,我连上两场,体力消耗很大,在赛前就吃了一块巧克力,这东西我特别迷信,感觉对体力恢复
很有帮助。「后来果然有如神助,硬是把对手以一记转身后摆腿干倒,这招我们可都不大敢用的,」燕
子吃惊的睁着眼睛,「该不会是啥兴奋剂吧?」

「兴奋个头啊,就是一块普通的巧克力啊,下次你不妨也试试。」

嘻嘻哈哈后,燕子眼神里多了一点崇拜,慢慢我们就开始无话不谈了。两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在训
练结束以后,我和往常一样送燕子回寝室,在小池塘边,燕子停住了,转头对我说,「明天是星期六,
我想晚点回去,你能陪我坐一会吗?」

我已经多少感觉到今天会发生点事情。

春天的夜晚有点凉意,我们在池塘边的一条长椅上坐了下来,看到燕子抱着双臂,我就把搭在肩上
的运动服给她地过去。她的眼睛望着静静的湖面,呆呆的出神,在我眼里,燕子一直是开朗的,和我对
北方人的性格判断没有两样,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好象有很多心事。心底涌起一股爱怜之意,大胆
的伸出右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很自然的,她靠在了我的肩头,幽幽的说了一句:「你会对我好吗?」我
右手轻轻的使了下力,仿佛是要给她信心,她便软软的倒在我的胸前。

她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月光照在明亮的眸子里,似乎泛着一丝泪光。

后来她慢慢的告诉我,她在高中时代有一个男朋友,关系很纯,是邻居,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毕业
以后他上了天津的一所重点。但大一春节回家的时候看到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带着一个女孩子回了家。我
知道她的初恋是纯真的,可现在却开始了我的初恋。我没有说话,只抱得更紧了些,我听到她喘气的加
快,女孩子特有的体香开始冲击我的大脑,我不顾一切的吻上了那两片滚烫的嘴唇,时间仿佛停止了,
这一吻我都不知道过了多久,脑子里是迷茫的,心跳快得比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激烈的比赛。

她闭着眼睛,月光下脸色红红的,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哼声,我感觉我的血液倒流了,我的手开始下
一个征程。我隔着薄羊毛衫抓揉着她的乳房,我们的舌吻不停的变换着角度,仿佛要把对方给吃下去。
她的哼哼着已经变得模糊不清。我的手明显感到乳头上突出的一个硬点,我腾出左手,顺着她的小腹慢
慢的探索到她两腿之间,她忽然把腿一闭,夹得我手上前进不得。

我侧过手,先是抚摩她的嫩嫩的大腿,掌缘一侧接触到了那让人血脉喷张的热热神秘部位。我开始
上下做线状切割,她的全身越来越热,小腹不停的起伏,屁股也开始不安的扭动,在我把整个手掌捂在
她两腿之间时,她的喉咙口竟然发出长长的一声「恩……」然后整个人软软无力的倒在我怀里。当时我
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情只感觉手掌边缘有点湿,后来知道原来敏感的她竟然已经高潮了。

那晚以后,我们开始出双入对,甚至我还开始喜欢学习了。陪着她上自习,帮她打开水,一起在食
堂吃饭,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羡慕的眼光啊。

初夏的一个晚上,我和燕子上完一节自习后,她拉着我的手往教室外走,我和她来到了电教阶梯教
室的一个楼上平台。这个区域向来都是情侣幽会的场所,通过平台的门是关着的,没有灯光,不知道是
谁搬来了一张教室里的一条椅子,看来这张椅子上上演过不少好戏。

燕子红着脸让我坐在椅子上,楼下就是自习室,经常会有人走动,难道在这里激情一番?多少有点
刺激。她分开两腿坐在我腿上,这样她低着头才能吻到我,我双手环在她背后,她羞涩的说:「我们能
不能来试一下?」我知道她很想要,于是顾不得被其他情侣撞见的风险,好在有人来的话也要经过几十
级的阶梯,那时我们应该有时间收拾战场。

我解开了裤子拉链,把我的小弟弟掏出来准备接受挑战。她的手很烫,可能和她的脸一样吧。在黑
暗中她把她的裙子下摆罩在我腿上,悄悄的把内裤脱下来。

没想到我的第一次将在黑暗中完成,想想有些好笑。小弟弟已经昂首而立,她的手有些发抖,气息
很喘,心跳的声音我都能听得到。我抓紧时机探到她两腿中间,有一滴热热的淫水竟然恰倒好处的滴在
我的手心。本来真的很想看看燕子的身体,那是多大的诱惑啊,那对我的视觉将会有多大的冲击啊?但
今天我就让我的手代劳了。我摸到了一丛软软的细毛,把中指往上一贴,刚好卡在两片小阴唇中间,整
个阴户是滑溜溜的,手掌上的液体已经快流到手腕上了。

手指稍微的抚摩几下那两片嫩嫩的阴唇,燕子的臀部明显的一紧,扶着我肩膀的手使劲的抖了一下。
我用其他几个手指往旁边探索着,细腻的皮肤因为两腿分开稍微有点紧绷。那时毕竟还是没有经验,又
加上在教室旁边,匆忙中并没有再细细品位那个美妙的人间仙境。

燕子轻轻的叫了声:「峰,你可不要动啊。」然后我就托着她圆润的屁股,她用手引导着把小弟弟
放在了阴户上。可能是第一次的缘故,燕子很担心会痛,于是她只是浅浅的没有坐下来,我的小弟弟明
显感觉到一股阻力,应该就是碰到了处女膜了,那时并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所以我并没有想真正的冲破
这层障碍,于是我们就研磨了几次,上上下下浅浅的钻探了有5分钟,此时我的大脑深处一阵麻痹,快
感如同洪水一般冲过来,根本就无法控制。

燕子抓在我后背上的手也忽然一紧,差点没把我的皮给抓破,我只感觉我的龟头一热,被淋上了一
股粘滑的液体,几乎是同一时间,我的精门一开,一股积蓄了20多年的精液朝天冲上去,两股洪流汇
合在燕子的阴户上。

我的第一次就这样潦草的结束了。燕子瘫在我身上,在我耳边轻轻的呻吟道:「阿峰,我没有力气
了,你抱紧我一下。」停了一下又说:「你感觉舒服吗?

我都不会,你可别怪我啊「。」怎么会啊,我也很舒服的,刚才肯定把你的裙子也弄脏了。「这时
燕子好象忽然清醒了过来,从包里拿出纸巾,很轻柔的把我的小弟弟上擦了一遍,生怕弄疼了他。然后
再拿出几张把自己的也清理了一遍。

「等下走下去的时候给人看到那可羞死人了。」「峰,你爱我吗?答应我爱我一辈子,好吗?」我
肯定的点点头,搂着她的脖子把她的头压低来,再一次吻上了她的嘴唇。

在过后几个月时间里,校园里不少角落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美中不足的是一切都是在黑暗中进行
的,大半年时间我竟然还没有仔细欣赏燕子的身体。转眼暑假来了,我们因为训练的关系都留在了学校
里。一个朋友刚好要回家,他便把他租来的房子借给我使用。这下可把我高兴坏了。

当天下午队里发了训练费以及比赛奖金,足足有2000多,这个数目对当时的我来说已经够开支
3个月。晚饭的时候我带燕子到学校门口的小饭店吃饭,饭店老板和我很熟,以前我和队员以及朋友经
常去那吃饭,但自从两人世界开始后,去的机会少了很多。

我们两人点了不少菜,燕子虽然不会喝酒,看我今天高兴,也陪着我喝了一杯力波。我那时还没告
诉她房子的事情,天知道她或许也在等着这样的机会,呵呵。等走出饭店的时候,燕子脸上泛起红晕,
走路似乎都有些飘。我到旁边的超市里买了些食品以及床单,一路领着她往校园反方向走,她尽管有点
醉,但路还是能看清,不住的问我是不是弄错了。我不和她多说,只告诉她到了就知道了。

出租房离校园不远,是一个一室户,设备齐全。

燕子很惊讶的看着我,问我从哪里弄来的这个房子,我就把情况和她说了,此时她赶紧跑到洗手间
去了,我怕她真不胜酒力吐了,那今天我们恐怕就要错过美事了。当我赶进去想看看她是否没事的时候,
她不好意思的把我给推出来,「人家要上洗手间,你先出去一下嘛」。我赶紧跑到卧室,把新买的床单
铺上,准备工作就算是完成了。我这朋友还真能生活,父母做生意挺有钱的,那时大学时代租房子在外
的很少,他算是新潮的。房间布置得也很舒适,家用电器都齐全。

正羡慕中,燕子已经洗过脸,看来清醒了不少,她倚在卧室门框上,双目含情的看着我,简直就是
挑逗的神情,这是我认识她半年多来从来没有过的事。

看来酒精有时还真是好东西,「今天我要你陪我一起洗澡,」一说完,燕子还是把手掩在了脸上,
恐怕她这一辈子是第一次说出这句话。「那么就让我来帮你洗吧」我嬉皮笑脸的走向她,一把把她抱起
来,往浴室走去。

她一定要自己来脱衣服,那么我就在背后欣赏着,看女孩子脱衣服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啊。当脱完
最后那条内裤时,此时的燕子已经是一丝不挂。这是我第一次看她的裸体,喉咙口忽然感觉很干,我努
力咽了一下口水,心里想,今天可要好好研究一下燕子的身体了。

从后面看,燕子的裸体真是白玉一般。臀部高耸着,腰部却很细,我伸出手从后面环住她的腰,她
顺势倒在我身上,我把她转过来,她的乳房是少女特有的那种圆锥型,可能是坚持运动的关系,没有任
何的下垂。乳头很小,呈淡淡的红色。小腹下阴毛很短,一个规则的倒三角,两腿紧紧的闭着。我们把
热水打开,我的小弟弟已经开始起立,我就用我的身体贴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摩擦,她头后仰着,小嘴
巴微微的张开,我稍微下蹲一点,就刚好把小弟弟塞在她的两腿之间,现在我还不想直奔主题,好戏要
留到后面,所以也仅仅是象征性的让她夹着,我知道她很敏感,光这样都可能让她高潮。

十几分钟后我们就洗好了,大脑中的控制中枢已经命令我进行下一步操作了。

我把燕子抱出来,轻轻的放在床沿上,两条腿就挂在床下。而我就在床边蹲下来。

此时女孩的娇羞似乎仍然起着作用,燕子双手掩面,任由我动作。我把她的两腿往床两边分,她的
柔韧性很好,我知道完全可以一字劈叉的。但我一定要慢慢来,两腿从最小角度开始一直到180度,
我要仔细看看她私处是否有变化。她的皮肤光洁而白皙,与黑色的阴毛形成强烈的对比。带着热气的阴
部呈现粉红色,我想肯定是和我们为数不多的几次性爱有关,她其实还应该算是不太经人事的。

大阴唇颜色比周围皮肤稍微深一些,阴户上下长度大约在7厘米左右。我轻轻把大阴唇往两边分,
里面包裹的就是粉红色的小阴唇,边沿是晶莹的肉色,两片半弧一直交汇在顶端。顶端有一块突出的小
肉芽,这就是阴核的保护层吧,隐隐可以看到粉红色肉芽,仿佛要从包皮中探出脑袋。此时的阴户已经
开始流水了,并且很多,一屡屡的沿着小阴唇的下半弧口流到屁股上。

阴户中明显分成两部分,上半部分有一个小孔,我知道那是尿道口,已经淹没在一片淫液中。下半
部是一圈的软肉,那就是引人入胜的阴道口了吧?我叹了口气,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就为了这片神秘的宝
地神魂颠倒啊。

「你不要看嘛,好难为情啊……」燕子开始忸怩起来,此时由于紧张和害羞,阴道口竟然缩了一下。
「真的是太漂亮了」,我情不自禁的赞叹着,说完把她的腿再往上抬,弯曲到胸前,此时她的身体也跟
着抬高了,屁股就离开了床沿。这样我又看到她的后庭。一般女子的后庭总是颜色很黑,感觉比较脏,
但燕子真的是人间极品,竟然我看到了一种很淡淡的粉红色,成放射状分布在小小的一个洞口边。

我忍不住把嘴凑上去亲了那个可爱的洞洞。燕子忽然「呀」的一声,整条腿砸在我背上,敢情是那
个地方从来就没有被亲近过,以至于她受到的刺激超强烈。

好在我背上肌肉结实,不然今天算是报废在这了。都说阴沟里翻船,我可就是肛门里翻船了。

她不好意思的问有没有打疼我,我就笑着说「下面有点疼,你一定要给治一下」。她咯咯笑着切我
一掌,「你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赶紧过来嘛。」「这么快就等不急了?」其实我知道她是想让我亲一
下她,但我就是要引诱她,正好趁着她的酒兴。「你真坏,人家是要你抱啦」。

此时我已经解除了身上的武装,我把昂然立着的小弟弟伸了过去,「现在该你给治疗了吧?」她似
乎吃了一惊,这恐怕是第一次看到实物的阴茎,以往在黑夜中我们从来就没有裸体面对对方。她轻轻托
住了小弟弟,眼睛里露出一丝惊异的神情,小弟弟在她手心里跳了一下,「他还会动啊」说完就难为情
的笑了,但手还是没有放开。我们在前戏方面都没有经验,但我毕竟以前还看过毛片,所以我就试探着
对她说,「你吃吃看,或许比冰棍要好吃」。「坏蛋,这怎么吃啊?」

说着就把阴茎放在小嘴边,横着用牙咬,疼得我直叫唤。「你还真咬啊?」「我是让你永远记得我,
我本来还想在这里咬一个牙印出来呢。」

我被她的话感动了一下,轻轻搂过她,深情的开始舌吻。此时床单已经有一小块被燕子的淫水弄湿
了,我们换到另一边,我笑着对她说,「我要进来了哦,欢迎吗?」她捶了我一下,白了我一眼,但就
是不说话,看来她很想要了。我就把小弟弟对准阴道口,慢慢开始推进,虽然很紧,但在淫水的润滑下
还是顺利的进去了。

这次的感觉真的和以前完全不同,阴道深处的肉紧紧吸附在阴茎上,里面的热度似乎超过人体正常
体温了。我想起毛片上的样子,开始有规律的抽插,每一次抽插,燕子都颤抖一次,牙齿咬着下嘴唇,
手拼命托着我的腰,仿佛是怕我把她的宝贝给弄坏了。

后来我又变化了一下,先是慢慢插,几次以后忽然一插到底,「啊……」憋了很久的声音终于冲出
了喉咙口,我看到了一根根的青筋在燕子的脖子上升起。

「我受不了了,不行了,啊……」我本来还真以为她有啥难受,但越到后面越觉得她是在享受,由
于憋得太久,在接近高潮的时候她开始有点语无伦次「我不行了……快拔出去啊……我爱你……」我嘴
里数着数,一,二,三……一直到四十多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她泻了一次,但手仍然紧紧抓住我的胳
膊,再数到七十多的时候她拼命摇头,「啊,啊,啊」的声音一直就没有停过。此刻我也坚持不住了,
一股快意从背嵴上升起,直达头发稍,一股浓浓的精液喷涌而出,深深的射入了燕子的花房……整个晚
上我们连续做爱四次,最后连大腿都开始发颤,耻骨附近因为碰撞都有点疼。清晨时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这个快乐小窝里的性爱一直延续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每个晚上都是我们的消魂良宵……没有
让人想到的是,在我毕业以后,由于去了另外的城市,我们曾经以为牢不可破的爱情终究也是烟消云散。
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10多年,但清纯豪爽的燕子仍然会不时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kingmodong@outlook.com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网所列站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内容与本站无关,仅为非大陆地区的境外华裔人士提供参考,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若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